孟瑪斯 ( ⬅️ 微博同 )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寶石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

[文豪野犬][國太] 白色花園《中篇》

最近更新有點頻繁XDD…
以及請配合《前篇
》食用

※中也第一人稱視角

※中也與田田的談話時光(笑)
※本故事主柚依舊是妥妥的國太無誤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白色花園《中篇》

這個男人一臉正氣凜然
彷彿生來就不明白何為污濁
突然覺得與他爭執無用
就像妄圖染黑晴空一般徒勞


* * *

當我起身時一切已經結束。正確說來我是由地上坐起來狠狠地喘著粗氣,簡直像隻狼狽不堪的野狗。唯有咬緊牙關強迫自己保持直立到能躲進眼前漆黑的巷子。老天,我怎麼會搞成這樣?不過是幹掉三組其中有幾個異能力者的部隊,差不多都是二、三十人上下,不過多數都是雜兵罷了。早知道其中有可以操縱水的異能力者,得用更狠的方式幹掉他們。量他們也不可能如此輕易打傷我。不過這世上沒有早知道。我不是那尾習於以騙術代替戰術的滑溜青花魚。

回想起來這是一場有點可笑的戰鬥。但令人發笑的並非戰鬥的原因或結果,而是戰鬥的過程。現在回想起來一拳打爆了水塔雖然阻斷了敵人的攻擊陣形,卻也讓自己落得被凍住手腳的下場。腹部負傷之後我甚至想過是否使用「污濁」,這個想法雖然只是瞬間閃現,卻讓我感到非常火大。分泌的腎上腺素足以把整個橫濱市毀掉一半,這就是我還能在此苟延殘喘的原因。現在的時間是晚間八點,我擅自打開了好心收容我的屋主的電視——我需要與現實有所連結。我的手機在那場該死的戰鬥裡進水之後幾乎沒法用。本來打算直接處理掉,這位有點雞婆的屋主卻一絲不苟地告訴我快將電池與記憶卡拆下,然後他就不由分說地把我那隻看來已經鞠躬盡瘁的手機外殼擦乾,放進一個裝滿生米的大玻璃碗裡。

反正我沒傻到把機密情報存在手機裡。主要是他這一連串動作快得就像天天在做一樣。讓我不禁懷疑是否有人經常把他的手機扔進水裡。或者他為了打撈某條只能入水,卻無法如魚得水的青花魚而必需經常給手機餵白米。再看他給我遞開水與包紮傷口的動作也很熟練的感覺,繃帶纏得還算挺順手的嘛……印象中太宰提過他在偵探社的新搭檔是個嚴謹的傢伙,這也太嚴謹了,令人難以開口吐槽。

這傢伙昨晚差點沒把我的肚子給裹成粽子了。從那對金棕色的瞳孔裡看不見一絲邪念,也許他就只當我是個需要照料的「傷兵」吧。不過我也注意到他昨晚看我的眼神似乎帶著點屬於合理範圍的好奇心。這麼說來無論首領目前是否仍舊希望誘勸太宰回到港黑,我方與偵探社的牽扯加上孽緣都不可能馬上結束。甚至合作對抗死鼠之屋與陀思時芥川還搭過偵探社的便車。除非我們罹患少年痴呆,實在很難不對偵探社這些亦敵亦友的「老面孔」感到熟悉。

電視螢幕裡映出了昨天被我打爆的水塔。女主播顯然有所顧忌的支吾其辭。這些並非巧合的現象令我咧嘴一笑。看來組織還是收到了消息。等手機被白米吸乾水氣就開機看看。我這麼想著卻聽到玄關處傳來「喀嚓」的開門聲,高個子的屋主了進來。我瞥了他一眼,說道:「偵探社的眼鏡仔,你下班還挺早的。昨天多謝你的幫助。看了會兒你的電視,不介意吧。」

部下向我報告時都稱他為「偵探社的高個子」。我可不想在本尊的面前這麼說,也許是一種抵抗的心理。他的個子比太宰還高一些,昨天輕而易舉地將我半推半抱進這間屋子,我身為男人的自尊心難免有點受傷。然而國木田獨步這個男人看來是不怎麼藏得住心思的類型。是的,我當然記得他的名字。正如同他記得我的名字一般。在彼此的手邊肯定有對方的資料檔案,但我們真的有以名字稱呼對方的必要麼?不像芥川與人虎的搭檔關係,他們就有稱呼對方的必要性。

國木田看似訝異地注視著開口搭話的我,再扶了扶眼鏡平靜地道:「無妨。倒是你的恢復力挺驚人的,已經能好好說話了。我給你帶了三明治,有總匯、牛肉、燻雞、鮪魚與蛋沙拉等五種。還有一瓶今年的薄酒萊新酒。」

薄酒萊?那根本不能算是正規的紅酒。法國品酒協會的專家們可不會承認。不過這個有些笨拙的高個子竟然特地帶了晚餐與飲料給我。考慮到寄人籬下的情況,食物是無辜的。我端詳著那些像是從公司餐會帶出來的五種三明治,想著這種時段還是吃白肉比較好。選雞肉好了。外觀看起來是普通的燻雞三明治,好像只放了美生菜與蕃茄,還有點切達乾酪的香味。總之感覺選這個不會觸雷。既然他都拿了五個來,我就再挑一個。現在不想吃鮪魚,摒在鮪魚裡面的洋蔥丁會讓味覺變得遲鈍。選哪個好呢,總匯比較複雜也不見得美味。

「要這個燻雞的。另一個……嗯嗯,青花魚平時都選哪一種?」不禁脫口而出的我發現對方一臉的問號。正想開口解釋,他卻先我一步開了口。

「太宰的話都會選蛋沙拉三明治。他食量不大,也不是特別愛吃肉……你別直盯著我瞧,三明治裡沒下藥。如果還覺得擔心,我可以試吃給你看。」一個大男人你是怕別人看什麼?居然叫我別直盯著他瞧,他自己還不是緊盯著我的臉。

鏡片後面那雙誠實的眼眸竟比我在熟悉的飾品店裡看過的金棕鉑更美。我開始想著太宰如果每天都被這般純粹的視線關注著,也會感到難以自持。不過那種一天裡有二十小時想著如何自殺的青花魚,八成覺得被如此如此專注正直的目光鎖定就像慢性自殺般愉悅。我接過了自己所選的兩個三明治,勾起嘴角挑釁似地迎向對方的視線,笑道:「你比我所想像得精明些,國木田。你曉得『青花魚』這個綽號,看來他毫無防備地把瑣事對你說。大概也常常對你嚷嚷想自殺?」

哼哼,有趣。他的神情變得防備起來了。我感到某種興奮感黏膩而滑溜地由胃部竄上來,簡直像胃裡有蛇一般。其實我一直挺好奇太宰怎會滿足於待在如此溫吞的環境裡。他肯定是看中了這個男人的某些特質。當然是除了心腸軟又雞婆之外的特質了。我慢條斯理地咬了一口燻雞三明治,味道比想像中好。燻雞肉吃起不會太柴,有點彈牙也足夠入味。美生菜與蕃茄則是本地貨色,沒有特別值得驚奇之處。調味的蜂蜜芥末醬味道酸甜適中,是我所吃過的裡面最好的。美中不足之處在於整體而言鮮度有些不足,畢竟三明治是在餐會開始前就做好了。

國木田這個男人意外地還挺沈得住氣。本來我以為他鐵定會大吼大叫。部下向我會報時說這傢伙是個急驚風。不過實際面對面的感想又有些不同。唯一讓我感到他是急性子的瞬間是他堅持要將我帶進這個家的時候。也罷,又不是談判會議,是在不損及彼此利害關係的情況下談話呢。在我伸手去拿茶几上蛋沙三明治時候交握著雙手置於桌面上的屋主終於發話了。他說:「不。我沒過問太宰的過去。只是猜測你不會稱呼芥川為『青花魚』。畢竟你是太宰的前搭檔,給他起個綽號也是很普通的事。這無關乎交情好壞。」

感到一口蛋黃差點沒噎在喉頭的我咳了幾聲。簡直是百口莫辯。看到我差點噎著了的國木田好像很緊張,他一面給我拍背順氣,一面提醒我別太用力咳嗽,會影響傷口。我有點好笑地抹去眼角的生理性淚水,答道:「你腦補得真多。難不成你也給太宰起了綽號?像他這樣的男人在一週內有兩天受重傷,五天受輕傷也不稀奇。你還沒見過他繃帶底下創痕累累的身體吧。別對傷口大驚小怪的。」

這傢伙竟然在我面前蹙起了眉頭。只見他將薄酒萊的瓶頸像匕首一樣靠近了我的喉頭,沈聲道:「作為太宰的搭檔,我必需每日確認他的人身安全。若是你們想傷害他,我絕不會坐視不管。下次見面的時候就無需提醒了。」

好像不該笑。但是太該死的難忍了。我順勢把手指搭上眼前細長的瓶頸,他整個人都緊繃起來。我終於忍不住笑出聲來,簡直被這傢伙害得不得不邊笑邊嘶聲。國木田像是有所顧忌似的瞥了眼我腹部的傷口,沒有開口。我止住笑對著他說:「說得好,想單挑哪裡需要提醒?……像你這樣耿直的傢伙會早死的。唉,我說得太多了,但是也不妨再多說一句。三明治很好吃,尤其是蛋沙拉的,我就自行打包了。那瓶可以當作兇器的薄酒萊也是要給我的吧?」

當國木田把我的手機、剩下的半個蛋沙拉三明治與薄酒萊裝進提袋裡交給我時,我有點明白太宰為何會選擇待在他身邊了。倒不是因為這傢伙很周到、很好騙又可以虧,很好玩……咳咳,該說是他即使嘴上罵罵咧咧的,面對傷患或弱者很快就會心軟。然後別說隱瞞,我看他根本就連「欺騙」兩個字一共有幾劃也不知道。用腳底想都知道偵探社的戰略全是江戶川亂步與青花魚一個鼻孔出氣的。我竟然開始想著如此直白的國木田平時與之搭檔的日子估計不太好過。

就在我滿足了自己的好奇心(並非多麼關心那條臭青花魚的工作環境)而想開口道別時,屋主開口請我再等五分鐘。於是我坐回沙發上,往後一靠毫不客氣地對他說道:「不需要甜點了。這些已經足夠了。」

只見他竟然有些臉紅地答道:「這點時間也來不及準備甜點。中原……三明治裡面只有燻雞與蛋沙拉兩種是我親手做的。還真沒想到能合黑手黨幹部的胃口。你們給人的印象是會喜歡重鹹或辛辣的食物……也許是我的刻板印象了。你等等,我打個電話給太宰就好。」

打給青花魚幹什麼?難道連有客人留宿過幾天的事情也要向搭檔報備?我真的不懂他們偵探社。但是沒想到三明治竟然是國木田親手做的。只考慮這一點的話,我也是可以跟他搭檔。感覺能每天吃頓品質有保證的早午餐。而且不可避免的是我開始想著新來的女傭按食譜所做的菜色似乎真的太鹹太辣了。


(TBC)

----------------------------------------------------------------------------------------------------  

(略長的) 後記:
約好的中也視角★
中也在我的文裡也不時有登場的機會,
希望大家喜歡這個有點大而化之的美食家中也w
我想他是比《Blame》裡面的中也平易近人許多。

從中也視角描寫的國太也不是第一次了(笑)
不過這篇文裡中也似乎還不確定國太之間的關係,
畢竟主角們也才剛剛開始交往。

以及謝謝在本故事的《前篇》留言的大家。
看到對文章感興趣的留言增加挺開心的:)
那麼,下一回就是《後篇》了。
估計你們都猜中是誰的視角了☆敬請期待。

所以,重點是喜歡本篇的話,請給我紅心、藍手與留言吧(笑)
謝謝所有認真看過我的文的同好們。有你們在真好 (◍′♡‵◍)
 ❤️❤️

评论(6)
热度(18)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