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 ⬅️ 微博同 )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寶石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

[文豪野犬][國太] 白色花園《前篇》

※國木田第一人稱視角
※某日田田撿到了中也(笑)
※本故事主柚是妥妥的國太無誤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白色花園《前篇》

直到現在我都記得
在他眼中所見的無解之物
像刀鋒上一分為二的花瓣
也像落於湖面 轉瞬即逝的細雪


* * *

幾天前我在獨自去酒館小酌的歸途裡撿到了一隻兇猛的「小貓」。至少我對太宰是這麼說的。所以我也對自己下暗示,如此一來便能處之泰然。儘管我心裡曉得中原中也這個男人根本不是什麼小貓……如果要以動物來打比方,他更像是隻已於1970年滅絕的德克薩斯紅狼。這個種類的體型比普通的草原郊狼小些,但是耳朵更大,看起來一臉精明的模樣,暗紅的毛色十分明顯。

失禮了,我想說的並非德克薩斯紅狼滅絕的話題。只是以比喻法描述讓像紅狼般的小個子住在家裡後的相關情況。總的來說,我不了解中原的想法。畢竟目前可知的情報相當片面。就我所知他是港黑的幹部,擅長體術,異能力為「污濁了的憂傷之中」,是可以操縱重力的向量與強度的可怕能力。喜歡的東西是:帽子、鬥毆、紅酒與音樂。怎麼看都覺得是名性格強悍,但長年處於非健康生活狀態的男人。以及種種構成他喜好的因素莫名地有著搖滾明星的生活步調的感覺。

照理說來中原中也這號人物雖然與我沒有直接關聯,可是也不屬於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裡完全不會打照面的人。他是太宰的前搭檔,他們被稱作「雙黑」一事我也有所耳聞。不過在沒有他人在場的情況下與中原直接面對面好像是第一次。當時他受了傷,藏身在離我的住處不遠的小巷子裡。俗話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以及「優秀的生物往往本能強大,對於傷害與恐懼特別敏感」。在我看來中原就是這樣的人。雖然他傷得有點厲害,我接近他時他連話都說不利索。可我還差點被他給狠狠咬了一口。我用最快的速度把帶著齒痕的軍綠色毛呢大衣脫下來罩住他小小的身子,半推半抱的將他帶進我的住處。

回想起來中原雖然受了傷,如果他想全力抵抗的話,在暗巷裡沒有可利用的天然資源,我的下場想必會很慘。不過當他被大衣罩住之後好像輕顫了下,跟著發出一聲不穩的嘆息。我的耳朵補捉到這聲嘆息後心想他應該不會耗費體力亂來了。將中原帶進住處的我也發出一聲嘆息。上個月我才下定決心,為了不被太宰打擾作息而搬出了偵探社的員工宿社。結果我的第一個客人竟然是來自港黑的幹部。當我將中原安置在舖了雨衣的沙發上時他竟然想立刻起身。

我忍不住瞪了他一眼,衝口而出:「中原,你最好別輕舉妄動。給我老實待著。你傷得真有點厲害……」

中原一臉冷峻的神色裡閃現了為難。他的雙唇蠕動著,只說出了「水」這個字。我去拿醫藥箱時順手給他倒了杯溫開水。那對狹長的藍眼目光銳利地補捉著我的行動,但是並未拒絕讓我為他療傷。也許我的嘆息聲讓他認為我後悔將他帶到住處了?現在問這件事也感覺怪彆扭的。總之為了使他安心,我將玻璃杯裡的水分了一點到自己的馬克杯裡當著他的面喝下。這招有效,好在中原至少肯喝水了。在他喝水的當兒我想著剛剛他盯住我時的神情。直到現在我都記得,在他眼中所見的無解之物,像刀鋒上一分為二的花瓣;也像落於湖面轉瞬即逝的細雪。


* * *

像薄酒萊新酒(Beaujolais Nouveau)這種沒有濃厚酒精又果香撲鼻的漂亮飲品果然被與謝野醫生拒絕了。也許她覺得這種佐餐酒滋味不足。偵探社的小酒會果然無需這種介於紅酒與果汁之間的飲品。見我小心翼翼地把瓶子放入提袋中,早已喝了數十杯還顯得意猶未盡的太宰靠近過來,他的呼吸裡面充滿了香檳的氣味。見我微微蹙眉,他顯得十分愉快地直往我臉上呼氣,笑道:「唉呀,真掃興呢。國木田君怎麼這麼早就要退場?準備回去餵最近撿到的『小貓』?」

揣著提袋的我空出手來,倒了一杯檸檬水給太宰,讓他醒醒酒。他微微噘嘴道:「我還沒醉。你也知道我不喜歡酸的東西……」過了會兒他卻又像改變心意似的接過檸檬水抿了一口,隨即瞇起雙眼、皺著鼻尖加上噘嘴道:「果然很酸、很酸……國木田君、想想辦法嘛,這個真的好酸喔——」

被在附近團團轉的太宰鬧得沒有辦法,我只好從牛皮紙袋裡摸出一罐從賢治老家寄來的「百花蜜」,然後幫他在檸檬汁放了兩茶匙。他看來狀似滿意的捧著杯子喝了一口,隨即又略顯稚氣地小聲嘟噥著:「還是有點酸……」

看到太宰如此孩子氣的一面,我不禁笑罵道:「你夠了。這好歹是檸檬水,別加太多蜂蜜。吃得太甜對身體不好。」跟著習慣性地拿出口袋裡的大手帕遞給他,啼笑皆非地責備道:「都幾歲的人了。加個蜂蜜還沾在手指上又沾在臉上。」

注意到自家搭檔像顆洩了氣的小皮球似的愣在原地,我二話不說地拉過他的手,開始擦拭起來。我一面擦一面叨念著:「託你的福,我感覺自己以後會變得愈來愈囉嗦。有我常年在你身邊,直到我們都變成了老爺爺,你最好也別想著耳根能夠清淨下來了,太宰。」

慢著。何以太宰原本白皙的雙頰飛上一層紅雲,而且有點閃避我的目光?我不假思索地把他的頭扳正,然後將手帕換了一面,繼續擦拭他唇角與臉龐。也許我的舉動已經超出搭檔的互相關心的範圍,不過眼前看來有點羞赧的人也沒有跑開。我所想的只是不能讓他臉上沾著蜂蜜在辦公室裡晃來晃去而已。多數時刻我感覺太宰只要不說話的情況下都挺可愛的。當然這一點我沒對他說出來,在彼此皆是男性,且沒有確認過他性向的情況下突然這麼說只會令彼此之間很尷尬。

「國木田君真的好過分……我臉上、嘴唇上都是蜂蜜的味道,要不要確認看看?」我有點錯愕地望著好像處於微醺之中的太宰,注意到他春情蕩漾的粉紅臉龐與有點嘟嘟的嘴唇像電影裡情侶親吻的畫面那般於我眼前逐漸放大——

不。太宰怎麼可能這麼可愛?!
我的搭檔不可能這麼可愛。這一切必定是幻覺,嚇不倒我的。

同樣感覺到臉孔發熱的我,不知為何眼前出現了一雙銳利的藍眼。對了,我應該要回家「餵貓」來著。但是我不願因為「餵貓」這個理由就與太宰吻別。而且我還沒有向太宰告白,身為男人我應該要先對他說清楚才是。雖然在辦公室裡靠近門口的客用沙發附近並非理想中的位置,感覺太宰等不了太久了。

「太宰治,還不住手。」我喊了他的全名,隨即一把抓住他的雙肩。他嚇得縮了縮身子,嘴裡好像還在斷續地喃喃埋怨著些什麼。有點難聽清。似乎是在說著:「什麼嘛……國木田君好小氣。鑲金嵌銀一樣的嘴唇都不讓我親。」、以及「氣氛這麼好都不懂將錯就錯,國木田君直到變成老爺爺也會這樣子悶騷吧?」,還有「就那麼想回家『餵貓』嘛?大小姐脾氣的貓咪才不會喝薄酒萊的新酒。」

「你啊……你誤會了。我還沒正式向你告白,怎能接吻?」我真想給自己鼓鼓掌。無論如何我是忍住了笑掙紅了臉,並且一口氣說了出來。

「什、你在說什麼……國木田君你難道是指、」看來似乎不知如何是好的太宰露出了彷彿暈眩一般的神情。不過他並未忘記睜大雙眼以無辜的神情注視著我。

「聽好了,我只說一遍。」我提醒自己別蹙著眉。電影裡的告白橋段大都是浪漫旖旎的畫面。我若是蹙著眉告白,太宰心裡恐怕也不太好受。「太宰,我比你所想像的更加關注你。也、也沒有什麼鑲金嵌銀的……咳咳、但是絕對要等正式交往後才能接吻。我是如此重視你……如果你不開口,我難以得知你真正的想法。現在我們兩情相悅的情況下,我想向你提出正式交往的要求。」

眼前的黑髮青年聽進了我的肺腑之言,好像有些茫然似地點點頭。不久之後那對美麗的棕眼恢復平日俏皮促狹的神彩,他伸出手來握住了我按在他肩上的右手。當那纖細微冷的五指滑入我的指縫間時,那把帶點躍動感的甜美嗓音細聲答道:「好的。」以及不到五秒,他又嘟著嘴了。

「我要親親。」他故意以小孩子的口吻說。而且加上了補充:「要國木田君主動親親我。你說過開始交往之後就可以的。你要先親親我,再回去『餵貓』。」

「沒問題。治治(感覺只有三歲)。」我湊近他。輕撫著他鬆軟的黑髮,然後將覆蓋在他額前那些瀏海撥開,在那彷若初雪的額頭上印下長達五秒的一吻。

「居、居然吻額頭……吻額頭……嗚哈哈哈、打從五歲有記憶以來後就沒被、吻過額頭……」真是抱歉啊。治治。我就是覺得這一刻只能吻額頭。不過,這是能讓人笑到肚子痛的事情麼?

直到我帶上偵探社的門把時都還能聽到太宰的笑聲。他竟然捂著肚子靠在沙發上笑個沒停。我本來有點擔心他,因為他笑到眼角都有淚花了。不過他邊笑竟然還能邊用手推我,叫我快點回家去「餵貓」。想想我該找個好機會開口邀請他過來與我一起住。既然我已經決定一生都要被「治治」打擾作息了,為了我們的晚年生活安逸起見,還是得早點讓他學會符合人體健康的作息方式為佳。

走在深秋街頭的我望了眼揣在懷中的提袋。姑且不論中原是否想喝薄酒萊新酒,受傷的人本來就不該多喝酒,何況還是烈酒。不過好像有些道上人士會用烈酒來給傷口消毒的。不知為何我的眼前浮現了一些有點微妙的畫面,於是我在冷空氣中用力搖首,打算先把「餵貓」還有「治治」這些嗡嗡響的思緒通通釐清。不管中原是否喜歡吧,新酒總比汽水好些。而且我從辦公室裡帶了幾個三明治,有不同的口味,總有一款適合他吧?雖然不清楚港黑的幹部平時都吃些什麼。該不是像太宰那樣用餐時間到了都不愛吃飯,那樣的話就令人頭痛了。


(TBC)

----------------------------------------------------------------------------------------------------  

(略長的) 後記:
這是一篇突發的更新。

首先感謝KAME(沒錯,就是J家的KAME)2333
因為看了他的某個視頻,於是有了寫這篇文的念頭。
順提我不是他的粉XDD…是碰巧看到壇子裡有人推薦視頻。

以及本回的故事其實是想在文中加入中也的戲份,
感覺最近來看文的人裡面喜歡中也的好像增加了(笑)
不過這一回他沒怎麼說話,下一回估計能多點台詞和鏡頭。
總覺得中也這一型即使出現的時間很短也能引起眾人注意★

以及本回的國太(笑)趕快去結婚啦你們(捂臉)……
感覺一旦結婚了,宰就不止會要求親親了喔,田田(捂臉)
估計有認真看文的讀者都發現宰已經猜到中也在田田家了。
所以下回要怎麼發展,其實我也還在構思中ww

好吧,我並沒忘記九月中之後要填某坑的說囧囧囧…

所以,重點是喜歡本篇的話,請給我紅心、藍手與留言吧(笑)
謝謝所有認真看過我的文的同好們。有你們在真好 (◍′♡‵◍) ❤️❤️

评论(9)
热度(25)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