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微博同)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火影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文豪野犬][國太] 你是天然原色

大家七夕快樂:)/////
在此獻上「國太閃光薄餅」,保證甜(笑)

日常感謝小夥伴枕頭(@枷鎖囚籠
本回更新部分點子來自與她聊天的腦洞。

※國木田第一人稱視角
※國太兩人的悠閒假日
※這裡是宰的撒嬌天國XDD 對田田限定ww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你是天然原色

嘟起嘴來撒嬌的模樣
心裡打著某種鬼主意?
你的一顰一笑
妝點了無色的假日午後


* * *

昨晚定時的空調已停止運轉。週日清晨外頭傳來鳥鳴聲,刺眼的朝陽由窗口直射進來。還未戴上眼鏡的我蹙著眉想拂開額前的碎髮,卻發現右手正與手腕纏著繃帶的白皙五指緊握著。感覺眼花了的我眨眨眼,心想太宰怎麼在經歷了美好的溫存時光後還有心思給手腕纏上繃帶才入睡。我凝視著沈睡中的戀人,他的面容安靜甜美的像是荊棘城裡的睡美人。我的意思可不是他的容貌像女子。不過,打從初次見面起我就覺得太宰只要不開口,就是外型俊朗眉清目秀的美青年。他要是開了口……除了在緊急時刻的機智以外其他情況下多數是一場災難。

也許在太宰的友人或前下屬眼裡他並非特別鬧騰的類型。甚至還會予人寡情淡漠的印象。想想上回港口黑手黨的芥川來到偵探社辦公室時我正在「教訓」放著正事不幹,以翹高臀部的微妙姿勢趴在沙發上進行各種摸魚勾當的搭檔。

根據阿敦語氣尷尬的形容,現場狀況如下:「國木田先生像摔角選手一樣雙臂緊箍著太宰先生的頸子。太宰先生卻一點也沒有拍沙發叫停的意思。而是……是一臉茫然陶醉的模樣。雖然這也算是偵探社的日常情景。」

再加上芥川那直白的感想:「人虎!!太宰先生怎麼可能避不開如此平凡無奇的攻擊?!感覺就像是甘願……甘願被那個國木田勒住頸子哀哀叫。」

這就是問題所在。何以我的教訓會令太宰感到「陶醉茫然」?這真是國木田獨步人生中最大的失策……畢竟阿敦可沒必要說謊。芥川自然更沒必要說謊了。不過仔細想想,我無需用特殊攻擊來對付犯了懶病的太宰,他又不會跑遠。就算他真的跑遠了,等我找到他時他也是賴在河裡、田裡或是他預備上吊的某棵大樹附近。所以只需用「平凡無奇的攻擊」制服了這個即使渾身濕透、臉上沾著泥巴,時而開口遊說良家婦女一同殉情,卻依舊能在我面前睡得像隻家貓似的搭檔。

此刻的太宰握著我的手安靜地發出細微的呼吸聲。纖長的睫毛輕輕顫動著,看樣子依舊沈浸在美夢中。我望了眼以左手拿著的手錶——時間是上午六點。其實這個時間我應該在廚房裡做早餐,有點低血壓的太宰則是耷拉著腦袋拖著腳步來拿玻璃杯,然後將即溶咖啡粉加入放了冰牛奶的玻璃杯中。我又看了一眼似乎沒有起床跡象的戀人,想著昨晚是不是太勉強他了。這傢伙明明體力不怎麼好,偏偏又在親熱時特別淘氣……還是別一早就回想那些令人面紅耳赤的畫面。

為了和太宰在週末約會,我取消了週五留下來加班的預定。帶了一些工作回家。保守估計,在不被打擾的情況下大約需要二十五至三十分鐘來完成。現在不就是好時機麼?我能夠在太宰醒來之前完成工作。我又轉頭看了一眼不知為何嘴角上翹而顯得有些稚氣的戀人,見到他夢裡也會笑的天真模樣,我竟然一時無法挪開被他握住的右手。反正這傢伙一定夢見了螃蟹鍋,不然就是三途川的小舟。好歹我不會讓他連在夢裡也不能稍微想想自盡一事。只要別成真了就好。

「嗯唔、國木田君好過分喔……我已經、射不出了嘛……」黑髮青年微笑著發出了軟軟的囈語聲,把柔嫩的面頰貼向了我的右手手背。

隔了整整兩秒。我才意識到他究竟在指什麼。感覺自己的臉真是變得比窗外的陽光還火燙。好、好像快流鼻血了……嘖,我不能再看太宰的臉。我唯一要做的是不動聲色地把自己的右手給挪開。否則這個早上都不用工作了。我稍微移動了下右手姆指,再將它連著食指一起自戀人白皙纖細的五指間挪開。但是我才挪開了兩根手指,就感覺那他在不安份地扭動著身子,隨即再次捉住了我的右手。發出了「嗯嗯唔唔」的聲音。我猜測他是否醒了?但是看起來好像又是睡著的。

我放棄了使用雙手工作。不過我可沒放棄按照原計劃進度工作。好在我在手機裡也備份了一份文件資料。就算目前能打字的只有左手,也不是不能完成耗材統計以及回覆客人的尋問郵件。總之都不算太複雜的工作。在我專心地計算以及回覆郵件時身邊的人還挺安靜的。我不禁想著只要太宰安靜下來,我的世界便是如此寧靜可喜。一個乖巧的太宰簡直太難得了。在他被打暈的情況下不算。好在這個月裡並沒有太多機會必需打暈他。這麼看來太宰還是有不小的進步。我邊想邊回覆著客人的尋問郵件,確認三遍之後按下了發送。

此時我的戀人在睡夢中翻了個身。他放開了我的右手是沒錯,但是在我想趁這個機會起床時他又再次翻過身來,依偎在我胸前。這是準備不給我起床了?我無奈地看看表——時間是上午七點二十分。用左手加上手機打字果然無法從心所欲。再不起床,太陽都曬屁股了。我想著得硬起心腸把太宰叫醒,卻又想起昨晚他最後軟倒在我懷裡小聲地說著:「快死了……估計就是真的死了感覺也不會這麼好。我現在一點力氣……也沒有了喔。國木田君……」

感覺不能勉強因為我而快死了的戀人馬上起床。雖然我真不覺得自己昨晚有那麼粗暴,就是……普通地(?)但是有點熱烈地(!)抱了太宰兩次。從一開始的正|常|位到第二次的騎|乘|位,有一部分原因是他即使累了也想騎上來。但是如果說我沒有因為戀人的魅力與嬌態而略顯失控的話,就是謊言。我是否把他抱到氣力盡失才停止……我都幹了什麼啊。總覺得以太宰瘦削的體格而言要承受我的擁抱還是有點吃力。那麼,既然是週末還是讓他睡到自然醒也好。

我有點抱歉地低頭看著依偎在我胸前的太宰。但是從這個角度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看到那黑髮蓬鬆的腦袋。於是我撫摸了下那頭鬆軟的黑髮,輕聲道:「該拿你怎麼辦才好,太宰。」這麼說時我感覺到戀人的腦袋動了動。

「唔唔……早安。就算國木田君有點遲鈍,經過昨晚也知道的嘛?只要繼續親親抱抱我就好了。」他醒了。一雙靈動的棕眼裡透出我所熟悉的活潑促狹。

我揉揉他的黑髮,十分嚴肅地說道:「早安。以及不可以。太頻繁地親親抱抱,你的身子吃不消的。現在去漱洗,然後坐在餐桌附近等著吃早餐。」

太宰狀似不滿地嘟起了嘴。在他起身前居然抱住我的腦袋狠狠地吻了下。然後以夢囈似的語氣道:「是這——樣子的親親抱抱嘛。想到哪兒去了?我的國木田君又色又小氣呢。不但不讓我親,還自行腦補很多。」

感到啼笑皆非的我嘆了一口氣,一把把他勾過來,忍俊不禁地答道:「什麼腦補,都是已經發生過的事了。還有你的頭髮怎麼亂蓬蓬的,去梳好來。」

把扁梳遞給還在竊笑的戀人後我進了廚房。魚貫地切著昨晚就準備好的小黃瓜、胡蘿蔔與美生菜。然後將蔬菜一一放入玻璃碗裡再淋上自製和風醬。隨即將調味過的蛋液倒進平底鍋,準備做歐姆蛋。我邊做想著太宰的態度有點奇妙,他究竟怎麼判斷出來我回想著昨晚的情況。在將歐姆蛋翻面,並且在其中加入乳酪丁、蕃茄丁與火腿絲時我總算想到自己的戀人有可能一直在裝睡。可是聽他的呼吸聲像真的睡著了。畢竟我們同居了四個月,我至少能分辨出他是真的睡著了,或者只是閉著眼睛而已。

就在我把乳酪蕃火腿歐姆蛋、和風沙拉加上拿鐵咖啡的早餐端出去時看到了熟悉的一幕。太宰握著刀叉坐在餐桌旁衝著我笑。他的嘴巴看起來嘟嘟的。我同時注意到他的頭髮還是亂蓬蓬的。安置好吃的喝的,我走到他身後試圖幫他整理一頭亂髮,只見他咬了一口歐姆蛋,嚥下去後小聲道:「這個滿好吃的。今早我的頭髮無論怎麼梳都會蓬起來。大概因為昨晚就那樣貼著你睡了。」

「咳咳……」我不自在地輕咳了幾聲。雖然與太宰同居了四個月,我還是不大習慣他這些甜蜜的小舉動。我從口袋裡摸出兩個新買的深藍色素面髮帶,將太宰柔軟蓬鬆的頭髮給紮了起來。左右兩邊各紮了一個小辮子。把太宰的頭髮給梳成了「牛小妹」的模樣。這樣至少頭髮不會碰到食物。

此刻的太宰看起來很可愛。頭上有兩個小辮子的他乖乖地吃著早餐,即使不喜歡胡蘿蔔絲,他也就著和風醬吃完了。他差不多吃飽後捧起了裝著熱拿鐵的馬克杯卻沒有喝一口,只是若有所思地望著我的臉以有點納悶的聲音問道:「你好像很開心的樣子?自己的早餐幾乎沒動,只是盯著我瞧呢。」

我對他微笑了下,不假思索地說出:「因為你很可愛。」

我的戀人愣住了。過了會兒才晃動著小辮子細聲道:「國木田君好故意。那麼,很可愛的我表示想吃甜點……」

看著他有點害羞的樣子,我繼續笑道:「好吧。楓糖法國吐司或是巧克力香蕉薄煎餅?只能選一種。」

不出所料,太宰選了巧克力香蕉薄煎餅。於是我把材料擺都陳列出來,仔細篩過麵粉與巧克力粉,用木勺舀了一勺調味過的麵糊倒進平底鍋裡。在薄餅將近半熟時鋪上了香蕉片再擠上巧克力醬,然後再將薄餅折疊起來多再煎一會兒,待外表發出微微的焦香時盛放在上週所買的有藍色鳶尾花圖案的碟子裡。在這個過程裡戀人目不轉睛地看著我的動作,時而幫忙遞些調味料與餐具。

想來是因為瓦斯爐點火的熱氣,太宰的黑髮慢慢地恢復了平順。他腦袋上方原本翹起來的小辮子逐漸耷拉下去。於是我喚住了正想將薄餅端到餐桌上的他,伸手想把他的小辮子給解開。沒想到他竟然側著腦袋避開了。還嘟起了嘴。我再一次地感覺到太宰的心思真是難以琢磨。只見他露出了開心時的小貓嘴表情。

「國木田君,」戀人以輕快柔軟的語調喚著我。我有點不明所以地回視他,他像是很開心地笑瞇了雙眼。細聲說道:「你不是說很可愛,就別拆掉嘛。」

我笑出聲了。實際上我好像不該這麼破壞氣氛。太宰確實很可愛,可是他這顆頭的造型就像個三歲小孩。好,我知道這得怪我自己。

於是我飛快地在戀人那嘟得老高的粉潤嘴唇上親了下,說道:「一直都很可愛。就是像惡魔、惡靈與窮神的合體也很可愛。有點小惡魔的感覺吧。」

話音方落。我看到太宰背過身去,雙肩顫抖著把盛著薄餅的盤子給放到餐桌上,心想是不是我直率的感想把他惹哭了。我可愛的戀人居然心靈如此脆弱?難不成被綿花碰到也會受傷。就在我想開口安撫他幾句時他又轉過身來,看樣子像在忍著笑細聲嘟噥著:「好肉麻……像惡靈與窮神這種話怎麼拿來調情呢……!」

他竟然一下子投進了我的懷裡。我當然是穩穩地把他抱住了。我的第一個念頭是身上那件沾著巧克力醬與麵粉的圍裙還沒脫下來,這畢竟是不可抗力因素,所以太宰的腦袋與身子就與我一起變得有點巧克力味了。我會說等我們終於想起來要吃薄餅時裡面的香蕉片都融化在巧克力裡了麼。

雖然這麼說有點老王賣瓜的嫌疑,我做的薄餅就是冷著吃味道也挺不錯。不過,那當然不可能比小惡魔戀人的吻更甜。


FIN

----------------------------------------------------------------------------------------------------  

(略長的) 後記:
大家七夕快樂☆ 無論現充還是單身汪都快樂///// 話說我八月如此勤勉更新2333 那麼,九月份準備直接休息到月中了XDD…(天音:你慢,哪能休息)……九月份還要準備壇子工作組的文章呢,於是繼續勤勉的九月(茶)

感覺有點久沒走原作向+日常甜風格了,去年明明寫了不少呢ww 趁此機會「甜蜜甜蜜,甜甜甜」一夏XDD/////(天音:知道這個梗的快來擊掌2333)話說日常甜風格容易長字數(笑cry)本來預定是二至三千字的短打,這幾天分別抽空寫一寫居然就四千多字了。於是放出來給喜歡國太的小夥伴們一起甜甜嘴。

順便預告一下,田田的生日賀文是比較放飛的內容(捂臉)事先打打預防針了。如果只想吃生日糖的話,建議將本篇當成生日賀文來食用就好了(霧)

所以,重點是喜歡本篇的話,請給我紅心、藍手與留言吧(笑)
謝謝所有認真看過我的文的同好們。有你們在真好 (◍′♡‵◍) 
❤️❤️

评论(4)
热度(26)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