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微博同)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火影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文豪野犬][國太] 繽紛奇境《後篇》

發個舊文,這篇是去年寫給田田的生賀文之一。
未曾單獨發過,所以初次發在「荊棘海」上面。
也許有人看過,不過我相信大多數人都沒看過(笑)

※ALICE paro設定,請配合《中篇》食用
※感謝武偵眾人 & 芥芥友情演出各個角色
含有敦芥內容,約1000字左右,就打了TAG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繽紛奇境《中篇》

「國木田君,小心腳下。你剛取回名字與部分現世的記憶,內心總有些混亂。」

青年愛麗斯機智地上前攙扶自己的夥伴。碰觸到對方的身體時也跟著眼前一亮。他看到了身穿夏季白襯衫與黑色長褲制服的棕髮少年行過校園走廊,坐在教室裡的他笑瞇瞇地打開窗戶招手,卻換來那人一個眉心緊皺的尷尬神情。

沒多久神情嚴肅的棕髮少年就來到他身邊,告訴他快把制服的前三個扣子扣好。然後頓了下,又表示別再招手了。已經引起了走廊上不少女學生莫名地紅著臉往這邊看。在如此青春的一頁裡黑髮少年只是含情脈脈地凝視著不厭其煩地向自己說教的同級生。然後心蕩神馳的想著這人為了我而皺眉的樣子好迷人。

彼時的太宰曾經想過不論身在何處向著國木田招手,他都會趕忙來到自己身邊。曾幾何時如此平淡卻令他想全力維持的小小幸福都已經被遺忘了。

「我想起來了……你是我還在橫濱讀高一時隔壁班的。除了你們班導織田作老師的歷史課以外,你常忘記帶其他的課本。老是向我借……太宰,太宰治你啊!!」在記憶充塞內心的衝擊之下,棕髮帽匠情不自禁的喊了出來。

太宰以白皙的食指按住對方溫熱的嘴唇,感到觸及了細小的汗珠。看來在剛才的比賽裡他真是竭盡全力在自己身邊一心一意地奔跑。為了什麼呢?不可能真的是為了跟自己結婚,只是為了取回在現世的姓名而已。

金棕色的雙瞳近在咫尺,倒映其上的不是其他事物,而是如此局促不安的自己。這個事實讓太宰在佯裝有所餘裕的同時不由的顫抖起來。因為曾經青澀的初戀而微微顫抖的心臟陣陣抽痛,簡直讓他想一錘子打飛自己。他多麼想捏住這顆躁動不已的心臟,讓這個影響自己冷靜的麻煩器官不要再如此猛烈地跳動了。

回憶中的初戀近在眼前,顯然與自己一樣歷經過許多不為人知的過去。太宰並不清楚究竟國木田是為何放棄了原來的世界而留在仙境裡,但是如今去問那些沒有意義。如果能敘舊的時間還有許多的話,那又令當別論。不過仙境裡的時間究竟是如何計算的?他發現精於算計的同時,還是無法算盡命運。

不過,依舊穿著米色小碎花洋裝的他覺得擁有說出下面這些告白的時間就好。

「國木田君,你大概不曉得我從織田作那裡聽聞你轉學的消息時的心情?對你而言我只是隔壁班的一個同級生。可是我……我在高一的時候真的很喜歡你。你皺著眉叫我快把上衣扣好,總是為我佇足的模樣就足以讓我回味一整天。」

黑髮青年已經很久沒有不加修飾的說出自己的內心話。他猛然想起自己早就遺忘了如何付出真情,對任何事都只考慮著最大的利益。與森鷗外的肉體關係也只是基於處理性欲與僅有的好奇心而已。哀莫大於心死,本來早已不會對任何人動情才是,就連他自己也不明白胸口何以會如此疼痛。

青澀暗戀時期所有美好卻傷感的回憶都浮上來,化作一股熱流模糊了視線。當初戀對象溫熱的指腹觸及滑過臉龐的淚痕,太宰才意識到自己正在流淚。他試圖深呼吸著壓抑突然爆漲起來的感情,卻無法抑止湧出的淚水。當他發現自己終於哭得像個嬰兒,只能自暴自棄的把腦袋埋進了國木田的胸前。

「太宰……對不起。我那時之所以不告而別,其實是察覺了你的心意。日本尚未承認男同性戀之間的婚姻,彼時的我也沒有能讓你幸福的實力與自信。離開橫濱之後我未曾愛過,我總是想到你帶著笑意的美麗棕眼。你身著白襯衫在窗邊向我招手的姿態。與任何女性約會都一樣,無法進行下去……沒有你,我就沒有愛。於是某一天的清晨,我懷抱著最後的理想來到『愛麗斯之丘』……」

棕髮帽匠在說出「愛麗斯之丘」這五個字時也不禁有些哽咽。他想要解釋是如何在理想與現實之間取得平衡,然而並非如此容易就能達到想像中的境地。完成了手邊的所有工作之後心頭留下無法磨滅的傷痕的他甚至逼近了己身理智的邊緣。最終他什麼也沒能說出口。只是無比痛惜的攬緊了胸前的人。

「哦……國木田君。你說你是、愛我的?你剛才說……『沒有我,你就沒有愛。』我希望你不要只是說說……為了彌補六年間的空白,請盡情地吻我。」

青年愛麗斯當然曉得掛著淚水嘟嘴有些可笑。但他同時也明白他的帽匠絕對不會為此開口嘲笑他。彼此嘴唇輕觸之間有著淡淡的鹹味與苦澀,當然無法掩蓋兩情相悅的甜蜜。他們倆相視而笑,隨及再度四唇相迭,感到身處何處也無所畏懼。

「咳咳……帽匠先生,愛麗斯先生。請容我提醒兩位,你們剛才數度說出對方在現世的名字,加上之前說過的次數,已經超過三次了。所以兩位都必需『嫁』給紅皇后陛下才行,請不要再擅自接吻。」白虎侍從斬釘截鐵的打斷了他們。

正沈溺於比綜合水果塔更甜蜜的熱吻之中的愛麗斯連頭也沒回。他僅是以語尾微微上揚的慵懶聲音道:「抱歉,我對於年紀比自己小的沒有興趣。違背童話傳統的事我也做盡了……現在,我只想親吻我所愛的人。國木田君……看著我。吻我 ,別看其他地方。」

紅皇后對雖然對青年愛麗斯的不敬感到心頭火起,倒也沒有儀態盡失的打算。他凝視著自己那塗得漆黑的指甲,壓低聲音回應:「我也有權選擇不與異世界的人們通婚!!我對你們感到無語,居然在人前進行羞恥的行為……趕緊走,給我走得遠遠的!!」

「羞恥的行為」這個形容詞令棕髮帽匠抬起了頭。他一把將戀慕之人攬在胸前,直視著紅皇后那對深不見底的黑眼朗聲道:「皇后陛下,真愛並不羞恥。等您也找到全心全意愛你的人,並且願意對他付出愛,這種滿足感是無與倫比的。」

聽了這些話,紅皇后茫然地撫弄著權杖上的紅寶石。然後把目光從那對打得火熱的愛侶身上收回,彷徨遊移的視線對上了早已來到他身前的白虎侍從。那對紫金雙色的瞳仁似乎在訴說著:「請不要擔心。有我隨侍在陛下身邊。」

「白虎。我對這一切感到很厭倦了。縱使我能輕易的砍下反叛者的頭顱,這一點也不能令人感到開心。所以我砍斷你的手腳,等待它們為我再長出來。如果能找到『真愛』的話,我是否就會心滿意足?」他的樣子就像個疲倦的小孩。

「皇后陛下,請不要擔心。如果您想找到『真愛』,請讓我陪伴您踏上旅途。有您在的地方就是我的歸屬之地。」白虎侍從嘗試著向他的主子伸出右手。

仙境現任的掌權者只遲疑了一會兒就把手覆在表達絕對忠誠的侍從的掌心上。他那僵硬蒼白的嘴唇也浮現出解脫似的淺笑。雖然不懂什麼是「真愛」,他願意相信那對紫金色的雙瞳。畢竟他在位的這段期間裡對方未曾試圖背叛過。

自此以後再也沒有人曉得紅皇后與白虎侍從的下落。但是仙境裡的樹精與花的精靈們都聽見了飛鳥所陳述的故事——一隻周身毛皮油光水亮的白色大老虎與體型纖細的黑豹在人跡罕見的山林裡定居下來。每一次的狩獵,每一次的相愛都是出於本能,而且不再讓人類的規範來判定他們行為上的是與非。

紅皇后與白虎侍從捨棄了作為人類時的身分,想必是獲得了真正的自由。這一點令如今握著紅寶石權杖的白皇后太宰(他還是想保有現世的名字)有點羡慕,卻也十分明白戀人與自己並不適合那種將內心剝露出來的野性生活——國木田即使成為國王也一樣會皺著眉提醒自己:「太宰,把領口的絲帶綁好,然後把袖口也往內折好……你笑什麼呢?好吧,我來幫你打理,你別亂動。」

正任由國王幫忙整理儀表的白皇后露出幸福的微笑。他當然可以自行穿戴整齊,不過他現在已經習慣每天早上要讓戀人溫熱的雙手停留在頸項間動作著,並且時不時開口說著那些像在斥責頑皮孩子的話。

這一切都令太宰感受到自己是被國木田寵著,捧在手心上疼愛。他像只家貓般微微瞇起雙眼,櫻花色的唇瓣微啟,腦中浮現的是昨夜裡戀人熱烈又溫存的愛撫。於是他半閉著眼,纖長柔軟的睫毛在下眼瞼上印出了深色的陰影。

「國木田君戴上皇冠也很帥氣呢。現世的男人戴著這種珠光寶氣的童話皇冠看起來就像諧星一樣,你卻有辦法戴得像生來就是國王那般自然……讓皇后我看得真是胸口小鹿亂撞。」被戀人寵愛著的白皇后甜蜜的呢喃著。

「別盡是給我灌迷湯了。你這傢伙難道又想逃避今天的工作?不成,你得用你那敏銳的頭腦把仙境裡適合種植稻米的地方都劃分出來。」固執的國王總是會不厭其煩的提醒戀人每日的工作要項。因為他保持著在現世的習慣——每項工作進度都要定期記錄。他甚至把寫滿工作流程的手帳隨身攜帶。

有時太宰會很想一把抽掉戀人的手帳,或是使用一些更極端的撒嬌方式。他總是克制著這種想要佔據戀人視線的衝動。因為太宰曉得國木田已經為他付出了無限的愛情與有限的人生——每次想起曾經作為帽匠時的戀人即使已經幾乎不記得兩人之間的過去卻依舊在等待自己成為「愛麗斯」,他就會很想親吻對方。

「親愛的真的很帥氣嘛☆就像當年我看到你行過走廊的英挺身姿,都會忍不住想對你招手呢。當然現在更有成熟睿智的魄力了。」於是我們的白皇后太宰很明智的找了適合借機親吻戀人掌心的說詞。

「謝了,太宰你也是清麗脫俗不減當年,隨著年齡增加更顯出機智聰慧的魅力。不過你當然知道,你還是得把今早的份內工作完成。」他的國王依舊談著工作,但是也沒忘記輕撫著皇后細柔的黑髮。

太宰想著撒嬌的效果好像不夠直接,那麼就來使用一下「裝哭」搭上「邀請函」這兩個殺手鐧好了。他那白皙的指尖撚起了邊緣有鏤空蕾絲的手帕捂著嘴,發出了好像很傷心似的抽泣聲,邊吸鼻子邊悶悶地道:「嗚嗚……天氣這麼好,親愛的下午不要排定新的工作計畫好嗎?我們也很久沒有去拜訪三月兔與睡鼠了,我這邊有睡鼠寄來的茶會邀請函喔!」

國木田自然看到了那張樣式素簡的邀請函,上面的水彩畫風景一看就是出自睡鼠手裡。他又看了一眼太宰淚泡泡的閃亮棕眼,而對方正趁著眨眼時流下了大顆的晶瑩淚珠。終於戀人眼中的工作狂歎了一口氣,決定要妥協了。

「好吧,別哭。說真的我也很想見見朋友們。有他們在的仙境才是我的理想。」國王覺得他的皇后那些大顆的淚珠就像滾落到自己心上一樣,令人不忍。

「親愛的,你的理想裡面是不是有一個太宰呢?」不知何時已經拭乾淚水的白皇后趕緊趁勝追擊,得心應手的繼續並用「進階撒嬌模式」。

戀人的這句話倒是讓國木田微笑了起來。他曾經以為自己有加倍的時間在仙境等待下去,畢竟這裡的時間計算方式與現世不同。不過這種情況之下不安也是以倍數增長的,而且直到現在還無法完全抹去。

不過曾有的犧牲都是值得的,因為太宰已經投入了他的懷抱。而且顯然也抱持著與他雷同的不安。雖然國木田不大願意去想像太宰在現世自暴自棄的放縱情況,他是想要讓可愛的戀人能在這個自己一手治理的仙境裡被保護著。

這麼想著,仙境現任的掌權者充滿寵溺卻又帶點戲謔的開口:「有一個就夠了。雖然還挺可愛的,但是有一堆太宰的話,我可伺候不了啊。」

感覺似乎受到戀人調戲了的太宰眨了眨眼,甜笑著把邀請函收了起來。然後順手為對方與自己添了杯熱紅茶。添完茶之後還是覺得心中既是甜蜜又是好笑,終於忍不住嘟起嘴來。

「討厭啦……我感覺這些計畫表看來全都像是國木田君的擁抱,我該怎麼辦呢?」我們的白皇后邊說邊借機翻弄著戀人的手帳,飽含愛意的動作既輕柔又仔細。

「因為我愛你,阿治。而且那不是計畫表,是『理想』。」國王如往常般正經地解釋著,不過縱使他再嚴肅,也是開心地掩不住微微上揚的嘴角。

「親愛的,我也愛你。」同樣唇角微微翹起的白皇后不禁臉紅了。

太宰忽然想起現世裡的一句新聞廣告詞「給我一分鐘,我給你全世界。」

這畢竟不太現實。但是若是國木田的話絕對不會猶豫一分鐘,而是會花上所有的時間去營造只屬於他們兩人的「世界」,也就是這個仙境。

對於這麼美好的結局,太宰滿足地簡直想深深歎息。於是他按捺住想要親吻戀人的想法,拿起了電腦與手邊的土地統計資料,開始正經八百的工作著。就在他計算出第三個資料時,突然感到自己的臉頰被親啄了下。

他抬頭一看,戀人那對金棕色的眼眸裡的愛意彷佛在燃燒一般深切。於是太宰拋下了電腦,撲向國木田,不顧對方的怒吼聲,開始邊笑邊在他臉上印下像星星般多得無以數計的熱切親吻。直到他們兩人朝著寬大的紅木桌面倒了下去。


* * *

森鷗外在一個無人的周日清晨獨自來到公司,打開自己的電腦。藍底白字的螢幕上游標閃動著,很快出現了他預料中的問候。

福:「你來了。太宰治現在在仙境,與國木田在一起。」

森:「我說福澤,我們的戲份好像被砍掉了不少。而且國木田這個名字有點怪,是姓『國木』,單名一個『田』?」

福:「不,『國木田』是姓氏。他只取回了姓氏,沒有取回名字。這是某種程度上的代價。至於被砍戲份倒是無妨。熟悉臺詞的時間都拿來逗貓玩還挺愜意。」

森:「……那是江戶川亂步吧。你還真把他當成一隻貓了。」

福:「森鷗外……失去了太宰這名大將,你也挺心累的。對了,我陪你下棋。象棋或是圍棋都可以。讓我給你順順毛——」

森:「……福澤諭吉,別把我也當成你養的貓!!……我選象棋。」

福:「準備好咖啡,你在想棋路或者佈局時總是很需要咖啡因。」

森:「有啊,我手邊有這個月才入手的咖啡豆,自己親手烘焙的藍山咖啡……」

森鷗外心想就把這個無意義的清晨陪著電腦裡的福澤一起消磨掉。畢竟當初一想起公司的事就坐立難安,選擇要從仙境回到現世的是自己。

即使森鷗外從來就不是投機主義者,在與福澤數度閒聊的同時他也不禁期待著,也許哪一天又會看到橄欖色的大蝴蝶翩然而至,出現在身邊。

他暗自想著:「如果還有機會,這次一定要追上去,說什麼也不放過。」


FIN

----------------------------------------------------------------------------------------------------  

(略長的) 後記:
ALICE paro到這裡為止告一段落。不知各位看了這個故事有什麼感想?這個故事裡的田田是個在現世歷經失敗後在仙境重啟人生的角色XDD…如今一看,很不像他會做的事呢。不過,如果他得知了在仙境裡能做得更好,也能等宰一起過來,他會不會試試這個選項呢(笑)所以當時我就寫了出來。

以及作為愛麗斯的宰是官方周邊梗嘛0w0 所以自然而然地帶入愛麗斯的設定,不過服裝上面我修改了下ww 換了感覺比較清新的設計,喇叭袖口與裙擺有鏤空蕾絲的小碎花洋裝。估計這會是最後一次寫宰穿女裝了,但願如此啦。關於女裝的題材以後短期內都不太想寫了(掩面)

我大概知道還有些人在等這個故事的結局,所以就按照預定在今晚放上來。不過最近感覺留言的人少了呢。即使如此,我也覺得不曉得要說什麼的話,不留言也不打緊。比起留了KY的評論,還是默默地點心比較可愛XDD…不過如果是想說說對這個故事的看法這類正面的留言,還是很歡迎的。

所以,重點是喜歡本篇的話,請給我紅心、藍手與留言吧(笑)
謝謝所有認真看過我的文的同好們。有你們在真好 (◍′♡‵◍) ❤️❤️

评论(2)
热度(13)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