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微博同)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火影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文豪野犬][敦芥] 風之進行曲

※久違的敦芥短打.續篇
前篇在此,請配合食用
※我家的國太神助攻www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風之進行曲

橫跨大海化作橋樑
支撐你的身子
再次化作心中的歌
治癒你疲憊的心


* * *

對於芥川龍之介而言存在的理由並不模糊。他很想得到太宰治的認可。無論外在亦或內在他總是嚴格地自我要求,不表露出多餘情感,以完成任務為優先。但是自從邂逅了中島敦之後他感到自己的世界瞬間翻天覆地。這頭幾乎以本能在生存的人虎似乎不必付出太大努力就能讓週遭的人們聚攏過來,還能讓被他當作人生目標的太宰視為弟子一般的存在。不過芥川慢慢地在與敦的相處之中得到了能讓自己接受的結論——像中島敦這樣的爛好人,實在是太過稀有的存在。想活得對人們有所助益,這件事就本質上來說並沒有錯誤。但是如果到了置生死於度外的地步,甚至否認生存價值可就大有問題了。

「芥川、芥川……你在聽我說話吧?抹茶巧克力大福與芒果慕斯哪個好?」淺褐髮色的少年的虎爪在他眼前揮動著,讓他不禁往後退了一步。

墨黑髮色的少年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小動作竟然讓搭檔露出受創的神情。怎能如此自然地表現出失望的模樣?甚至讓他感覺到是自己傷害了對方。這個想法浮現於腦海的同時芥川捂著嘴輕咳幾聲,儘量以比較緩和的語氣答道:「都好。」

「不好啦!!我想買你喜歡吃的。」搭檔那對金色的雙瞳瞅著他,目光專注地似乎能從他臉上直接鑿出一個洞來。

這回芥川忍受著不自在,沒有離開。他想著人虎真是奇妙的生物。太介意他人的想法只會活得更辛苦。如果換作自己分明在這世上只在乎太宰一人的想法。不過當他這麼思考的瞬間,再次回視那對金色的雙瞳似乎又有點沒了把握。畢竟想要不在意眼前的少年對他來說如此困難。是他至今為此沒有考慮過的難題。

人虎——中島敦之於自己何時不再是單純的搭檔而已?芥川感到細思極恐。倒不是覺得停留在對方身邊會感到違和,但這正是恐怖之處。一旦習慣了本來不屬於自己的夥伴在身旁,面臨離別的時刻總會令人備感椎心之痛。回想起剛才在樓頂面對著因缺氧而暫時昏厥的搭檔,一時之間竟然感覺可能失去好不容易構築的既有生活模式。日常即將崩壞於眼前的不安令芥川想要緊捉住自己所擁有的。將倒下的敦抱進懷裡,讓對方躺在腿上對他來說都是第一次。此刻他像是矇矓地感受到了與敦的交集已不再僅止於太宰或是港黑與偵探社了。

「別嚷嚷……兩樣都買吧。有句英文俗諺〝Life is uncertain. Eat dessert first.〞想必你也聽過。」髮色墨黑的少年語氣淡薄地應道。自覺得這麼答應不錯。

「嗯嗯,兩樣都買也好,預算還夠的。芥川果然很喜歡吃甜點呢。」拿著棕色牛皮紙袋的敦露出了燦爛的笑容,令他的搭檔不禁為之目眩。


* * *

兩人回到偵探社時遇上了揣著防水資料袋正要出門辦理公務的國木田獨步。作為工作上的前輩,國木田先是叮囑了敦幾句。諸如出任務時該更加謹慎行事,之後要好好寫書面報告等等像是訓戒口吻的內容。芥川在一旁聽得直感頭疼。他至今依舊認為任務完成,人也順利歸來就沒什麼好說了。書面報告一般是下屬為他打點好的。在他眼中偵探社的高個子實在是嘮叨了點。好在國木田畢竟準備要出門洽公,再怎麼說教也不會超過五分鐘的。芥川有點冷冷地這麼想著。

事實上正如芥川所料,金棕色長髮的青年很快就必需離開了。他注意到對方離開之前似乎交給了敦某樣藥品,且依舊扳著一張臉道:「阿敦,這是客戶寄來的祖傳傷藥。已經請與謝野醫生鑑定過,證實沒有副作用。你自己抹抹,記得給芥川也抹點。」

墨黑髮色的少年露出了WTF的驚愕神情,無法抑止自己的雙頰變得緋紅。他的搭檔看了一眼他那精彩的表情,很快地也跟著滿臉緋紅。期期艾艾地抗議道:「國、國木田先生!!……芥、芥川與我不是您所想像的那樣……!!」

正準備離開的前輩轉身看了臉紅的後輩,微微蹙著眉道:「別緊張,太宰都告訴我了。你們辛苦了,真的不必在我面前對搭檔關係感到如此不自在。」

語畢,自認頗具同理心的男人國木田就這麼離開了。他所拋下的炸彈在三秒鐘之後於敦與芥川之間炸開了——

「人虎!!你、你給我說清楚……那個自以為是冷面笑匠的國木田與太宰先生平時在偵探社就是互相抹藥與挖耳朵的嗎?!」墨黑髮色的少年有點壓抑不住了。

「噓!!小聲點啦……芥川。我想想,這週的確見過國木田先生給太宰先生抹藥。我想國木田先生對於『搭檔』的認知,已經因為太宰先生而產生了一部分偏差……不過我比較在意的是你願不願意讓我幫你抹藥這件事。」淺褐髮色的少年在心中感謝著兩位前輩的神助攻。他自然是不會放過這個大好的機會。

感覺腦袋上都冒出了蒸氣的芥川試圖在愛情面前頑強抵抗,倔強地說著:「不、人虎你瘋了……這是公共場所啊!!咳、咳咳……我自己來、我有手……!!」

看到芥川因為太過緊張而紅著臉咳了起來,正打開傷藥蓋子的敦覺得他有搭檔不可能這麼愛。於是玩心大起地拿著藥盒逼近了對方。就在兩人幾乎是要撞在一起時看到偵探社的玄關冒出了一個修長纖細黑髮亂翹的人影。

太宰治搔搔後腦的黑髮,打了個呵欠。他抱著雙臂好整以暇地望著僵在原地的孩子們,笑容可掬地望著兩人窘迫羞赧的神情,愉快地道:「終於回來啦?無論如何你們還是到室內再繼續吧。如果不想進來的話,我也不會強人所難。」

如夢初醒的敦想著要轉換話題,於是上前一步試探性地道:「太宰先生……就請您別笑話我們了。我們還買了篠山屋的抹茶巧克力大福與芒果慕斯呢。」

接過裝有甜點的紙袋,太宰露出高深莫測的微笑對敦說道:「敦君,想來你已經得到比篠山屋的高檔甜點更甜美的事物了。唉呀唉呀,年輕真好啊……」

有點尷尬的少年想著自己只不過比眼前從不吃虧的男人小四歲而已。他露出苦笑轉向了自己的搭檔,有點不好意思地安撫著:「芥川,別介意啊。沒想到正好被太宰先生看到……芥、芥川?」

只見滿面通紅的芥川喃喃自語道:「太宰先生對著我們微笑了。太宰先生說我們真好……////// 人虎,你這不夠機靈的傢伙快捏我一把,看看會不會痛。」

敦在哭笑不得之間拉住了芥川的右手,一面把他拖進室內一面碎唸道:「才不會痛啦,會甜甜的才對。快點進來啊,芥川——不然蛋糕要被太宰先生與亂步先生吃光光了——」


越過山丘化作微風
輕觸你的背脊
再次化作和暖陽光
抵達你內心的光

橫跨大海化作橋樑
支撐你的身子
再次化作心中的歌
治癒你疲憊的心


FIN

----------------------------------------------------------------------------------------------------  

(簡短的) 後記:
約好的續篇:)首先謝謝所有給我回血的小天使們。 

這是一次約好了的更新。話說《風之》系列都會是短篇。之後有靈感的話說不定還能再寫點。因為原本預定要給宰加戲的部分其實還沒全部寫出來(笑)西皮依舊是敦芥與國太,這一點是不會變的。

以及本次想寫的就是芥芥向敦敦討捏(大笑)……平時的芥芥肯定不會說出來吧。不過在被宰誇獎(?)的時候總覺得有可能。感覺辛苦敦敦了,雖然像是回到了自家辦公室裡,戰鬥好像還沒結束呢ww(捂嘴)以及本回神助攻的國太也是寫得很開心的段落XDD 田田對宰的說詞果然深信不疑(捂臉)

重點是喜歡本篇的話,請給我紅心、藍手與留言吧(笑)

评论(3)
热度(26)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