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微博同)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火影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文豪野犬][國太] 至少還有你《中篇》

日常感謝小夥伴枕頭(@枷鎖囚籠
本回更新部分點子來自與她聊天的腦洞。

※架空背景,太宰是龍族+馴龍高手田田
※後篇會在田田生日時發佈,敬請關注(笑)
※有部分宰龍把田田吃到肚子裡的情節2333…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前篇》在此。
--------------------------✄《人物設定》在此。


至少還有你《中篇》


如果 全世界我也可以放棄
至少還有你 值得我去珍惜
而你在這裡 就是生命的奇蹟


* * *

住進國木田君家之後已經過了五天。

對,不是五週,也不是五個月,而是五天。在這短短的一百二十小時之內我經歷了與他的十次離別。

本來我也不會刻意計算得如此清楚,還不是都是他中午回來看我之後下午又回到學校去上課了。害得我心裡老想著他是不是每天都得回家後又出門,雖然我大概也猜到他是不放心留我一個在家裡。但是我又不會把這棟公寓給炸飛。就算真的炸飛了,我只需要用法術讓碎片恢復原狀。不過萬一鬧出人命來就不好了,畢竟我的法術無法把死人復活。縱使貴為龍族,我是來到人類的世界尋找能愉快相處的對象,那麼我也得按照人類世界的道德規範與生存法則來過日子。

既然國木田君好心留我,我就安心住下來。按照原本所想的試試與自己選中的人類來往。雖然附帶不能生吞烏鴉的約定,我卻沒有感到不快。以在力量上不算具有優勢的人類而言國木田君克己復禮,作息規律;嚴以律己,勤儉守時。雖然他表面上看來嚴肅,實際上是容易心軟的溫柔性格。不過,人類這個劣等種族的壽命實在太短暫了。既然國木田君是被我選中的人類,而且我都跟他住在一起了,當然希望能讓他經常陪伴在我身邊。也想更加理解他的想法。

究竟他為何會邀請我住下來?也許是單身漢的生活無從打發。但是他的工作還挺忙碌的。當我說出希望能與他有多一點內心交流時國木田君卻一本正經地告訴我他必需按時到崗位上教書。我們說這個話題時我正享用著他親手烹製的蒜香熱狗腸炒麵加上荷包蛋,還有些惹人討厭的青椒圈。雖然我真的不喜歡青椒,不過我不討厭熱狗腸。切成飛薄的熱狗腸配上爆香的蒜粒入口即化,配上義大利麵也挺合襯的。這種做法可以說是中西合璧。我直率地表示很想多吃一個荷包蛋,於是棕髮的大廚把盤子裡還沒動過的荷包蛋用公筷推進了我的盤子裡。

真是個一絲不苟的男人呢。其實我並不介意他就用自己手上的不鏽鋼筷子把食物撥給我。以人類而言國木田君散發著一股很美味的氣息,感覺挺下飯的。但是我可不能這麼快就把他吃了,那就違背了我來人間的目的。我品嘗著邊緣焦脆內裡柔滑的荷包蛋,感到暖呼呼的蛋黃汁液順著嘴角流了下來。正當我想舔舔嘴角,坐在對面的男人伸手過來以姆指直接擦拭著我的嘴角,還一邊叨唸著:「都已經兩百二十二歲的龍了,注意一下吃相。」

跟著國木田君竟然毫不介意地輕啜染上蛋黃汁液姆指指腹,還一面看鐘,顯然迫不及待地想回到工作崗位。當他做出輕啜手指的動作時我心中一動,不由自主地想更靠近他一些。這是以往未曾體驗過的感情,不止不希望他回學校去講課,我希望自己是離他最近也最了解他的存在。不過就相處的時間而言此刻難以達到目的也並不意外。才認識五天的話,怎麼做才能在對方心中留下無法磨滅的身影?我默默地望著眼前在確認講義與課外補充資料的男人,竟然感到心中酸澀,就像吃了一把未成熟的青葡萄似的。

說不出這股滋味的我只有收拾起桌上的餐具,想著自己是怎麼了。抬頭一看發現我家的棕髮大廚一臉想出手阻止的模樣,於是小聲地開口道:「洗碗這件事,我看你做了一次就會了。不用擔心。就算打破盤子,也能用法術恢復原狀。」

國木田君的表情看上去像是放心了一點。他穿上那件我已經看慣了的西服馬甲,順手整理了下頭髮。我有點想摸摸那金棕色的髮辮,可是又覺得自己與他還不是那麼親近。於是轉身準備到廚房去清洗餐具。才轉過身子,忽然感到腰間一暖。我低下頭看著自己腰間那雙大手,感到體溫逐漸升高,心跳速度也跟著加快了。耳邊傳來了那把低沈而富有磁性的聲調,他說:「別露出那麼寂寞的表情。週四下午我只有兩堂課,可以早些回來。想吃怎樣的晚餐?和式還是西式的?」

感到開心的我苦於手上端著碗盤,無法回握那雙環在我腰間的大手。身後的人說話的聲調又那麼暖,令我不由自主地仰起腦袋往後靠。只想更加接近國木田君,就是這麼短暫的一分一秒也好。好想多跟他在一起,好想更加了解他。不再是為了觀察人類或者對不同物種間的交流感到好奇,我只想要這個男人的目光集中在我身上。而且我有自信,無論是國木君服務的學校的同事或者他遇到的其他人類都不可能比我可愛。在我身上具備了太古生物的特徵加上人類青年的黑髮白膚,我應該更加利用己的優勢讓他的眼中只有我,心中也被我佔得滿滿的。從未試過向同性,而且還是向人類撒嬌的我不知如何是好。突然想起了身後的人對我說過「嗯唔」就是好,「吼吼」是不好。總之先發出「嗯唔」聲吧。這個準沒錯的,而且總覺得他好像挺喜歡的。我發出了細聲的「嗯唔」,然後以幾乎聽像是耳語般的聲調答道:「我想吃掉國木田君。不想讓你去別人身邊。」

其實我捨不得吃掉他。不過我總得說出自己真正的渴望。就是織田作也曾經說過想吃掉安吾,而且還被我聽見了。當時我不明白平日看起來老神在在,好像天大的事也嚇不倒的織田作偶爾也會表現出可能失去戀人的不安。大概因為安吾總是很神秘,甚至有在人間工作的經驗。此刻我明白了原來龍族會想吃掉自己選中的對象是真的。不過這跟想吃掉喜愛的食物不同。例如烏鴉……雖然答應國木田君不再吃烏鴉了,但是如果現在眼前有烏鴉出現,我還是會很想嘗嘗野味。但是對於選中的對象,我想把他占為己有。吃掉他是不得以的最後手段。

「好啊,太宰。」從身後擁抱著我的男人以平靜的口穩答道。

這個瞬間我感覺心臟都要衝出喉嚨口。當下不再考慮其他的我迅速地詠唱咒文,將直接允諾我的男人移動到我們初次見面的後山樹林裡。得恢復原型才能一口吞掉國木田君,如此一來便不會帶給他太多痛苦。但是我並不想把他消化掉,我還想聽聽這把動聽的磁性嗓音對我深情低語。

「你是由我照顧的龍。我得負責你的膳食。只是我沒想到你必需吃人……這樣的話你吃了我,就回去原本的世界棲息。不能再讓你留在人間。」他還在絮絮叨叨地對我說教呢,莫非是覺得我會不分青紅皂白地亂吃人?

四周充滿微風拂過樹葉的窸窣聲與青草香。在被夏日午後陽光曬得發燙的青草地上我恢復了白火龍的原型。即使在龍族的眼裡看來國木田君也是如此帥氣挺拔。金棕色瀏海下深邃的雙眸目光堅定地回視著我。我的目光游移著,由那直挺鼻樑移向緊抿著的雙唇,再移向線條剛毅的下頷。無論我如何對他亮出尖銳的龍牙,或是以近乎充血的櫻花色龍眼緊盯著他,眼前的青年都未曾顯露一絲動搖。我感到心臟就像被他那指節修長的大手給握住了。明明我的體型現在比他大上許多,為何是我感覺心跳不已??我有點茫然地再次望向自己屬意的人類,只見他向我伸出了右手。

「太宰……來吧。從頭開始吃,別從腳開始。」那弧度美好的唇角微微彎起。

我彎下身子,張大了嘴,將腦袋湊近只有我身子百分之一大小的國木田君。他依舊以不容置疑的堅定眼神注視著我,在夏蟬聒噪地鳴聲中依稀能聽見他輕聲道:「太宰,你真美。」

國木田君說我很美。想來不是口是心非。

莫非白火龍的原型比人類的姿態更合他的意?人類真是有點難懂。

我遲疑了下,感覺無法將龍牙咬進眼前的軀體。於是我有點飄飄然地用舌頭捲住了他。感覺嘗到了微微的甜味,還帶著一點綠茶的香氣。我不至於傻得認為這就是「戀愛」的味道。因為五天裡我發現這個男人使用的古龍水與刮鬍水都是綠茶香味。我有點懷疑可能是他自製的,因為在我看過的關於人類的文獻裡面綠茶通常只被當作飲料與調味料而已。在將國木田君放進嘴裡之前,我再次凝視著他金棕色的雙眼。他不再開口,只是向我點了點頭。

一時之間真是酸甜苦辣皆在心頭。被所在意的對象視為食人惡龍的苦處以及獨佔他視線的甜蜜,再加上狠辣的陽光與戀愛的酸澀感。我覺得嚇嚇國木田君也好,他似乎看到我的原型也不害怕。這對於身為世上唯一的白火龍而言是難以言喻的心情。並非希望他不敢靠近,但是也覺得以人類而言國木田君的正直無畏可算是「異類」了。將自己所選擇的人類送入嘴裡,在我吞嚥的時候似乎還能聽到他的嘆息聲。我震了下,試圖揣摩這聲嘆息的本意,不過這個瞬間人類青年已經滑進我的食道裡面。我做了吞嚥的動作,感受著他的身子繼續在我體內往下滑,慢慢地來到了胃裡。現在已經幾乎感受不到那股帶著茶香的清甜,只能感覺到胃裡進了溫暖的事物。溫暖得叫人不禁想像著他的懷抱是否也是如此。

龍族有兩個胃。其中一個是俗稱的「鐵龍胃」,分泌的消化液如同熔岩般,幾乎足以消化掉所有被我們吃下的物體。另一個是備用的「奶龍胃」。顧名思義這個胃不會分泌消化液,而是分泌一種像牛奶般的液體。可以在旱災或飢荒前將食物保存在這奶龍胃裡,然後再移動至鐵龍胃消化來獲取養分。現在我就是將國木田君存放在奶龍胃裡,基本上不會出事。不過估計他那身筆挺的西服馬甲與黑襯衫現在想必是一團糟。哼,誰叫他要那麼正經八百地允諾我可以吃掉他。就算等會他離開我體內了,一時半會也去不了學校的。

不過,國木田君為何什麼都不說。莫非認為我只吃了他一個人就能滿足了?而且還禁止我吃烏鴉,就好像禁止孩子吃街邊攤販賣的零食那樣。雖然心中起了數個埋怨的念頭,其實我突然很想念這麼對我說教的人類青年。很想看看現在的他是怎樣的表情。突然間我感覺到胃裡好像有小小的手掌在撫摸著。化為人類型態時感覺我的個子比國木田君小,手也比他小。不過在恢復原型的狀態下對我而言他的雙手就像小人國的娃娃般可愛。這般撫摸著我的體內……是想反悔?還是在奶龍胃裡被奶味給嗆著了,感覺呼吸不過來?我故意不去理會,只是頂著被太陽曬得發燙的腦袋想再感受一下國木田君在我體內留下的觸感。他依舊是個小心翼翼地讓人感覺像有潔癖的男人。平日裡面碗筷擺放的位置以及掛在椅子後的衣物都會成為被他叨唸的小事,現在我也能感受到他脫下了鞋子,好像在考慮著要不要脫襪子,似乎是擔心這些非肌膚的外物會給我的體內帶來負擔。

果然不該這麼快吞掉他。如果能與國木田君面對面擁抱一下就好了。雖然我還不太清楚人類是如何表達喜歡之情,但是他曾從身後擁抱著我。對我說不要露出那麼寂寞的表情。當我這麼想的時候也許臉上的表情也變得有點落寞。以及不知為何吞下國木田君後就很想拿筆記本出來寫點什麼,例如明天到下週的計劃等等。另外我也有一股想要用雙臂環抱住自己的衝動——我慢慢意識到這是國木田君的想法。原來他經常想擁抱我,並且也想將我納入他的日常計劃裡。感到面上發燙的同時我使力將體內的人類青年由胃部往上推送。

「咦?!怎麼……太宰你不是說要吃了我?」他的表情看上去既錯愕又狼狽,就像被我拒絕了般。原本總是纖塵不染的鏡片上染沾了奶龍胃的白色胃液。

我隱約感覺繼續保持原型有點不妙,因為這樣我會想要馬上再把他吞進肚子裡。於是我誇張地嘆了口氣。因為是在白火龍的型態下這麼做,一個不小心就把面前的人的眼鏡給吹飛了。不止如此,還把他的髮辮給吹散了。我知道不該笑,可是我忍不住的嘛!於是我一面大笑一面化為了人類的型態,替目瞪口呆的人類青年從不遠處的草地上撿起眼鏡與深棕色髮帶,帶著愉悅的笑意遞向他。國木田君愣愣地取回了隨身物品,然後用恍如隔世的語氣道:「你的胃裡像是放了很多奶油的濃湯的味道。我靜候著被消化分解的一刻,沒想到又重見天日了。」

依舊感覺面上發燙的我咬住了下唇猶豫了會兒。可還是不禁說出了:「國木田君好可愛喔。」

他詫異地雙眼圓睜直盯著我,以能在我臉上打洞似的目光搜尋著答案。這麼說來如果在人類型態的情況下我的個子比他小,說他可愛不太適合?但是不管怎麼說頭上臉上身上都沾著我的白色胃液的人類青年就是以不滿的目光注視著我,也只會令我感覺到興奮而已。我上前一步,張開雙臂抱住了他。感覺到他的體溫以及披散的金棕色長髮柔細的觸感。他有點狐疑地挑了挑眉,但還是伸手回抱住我的身子。以聽上去不冷不熱的語氣道:「你現在滿意了吧,太宰。」

我還是很想再抱抱他。不過我抑制了這個念頭,轉而拿出人類青年褲袋裡尚未遭到白色胃液波及的的大手帕(我知道他總是隨身帶著手帳與手帕),先幫他把臉擦乾淨。眼前的男人瞇起雙眼,擺出了一臉無可奈何的模樣。不過明明看起來很享受的樣子嘛——我用龍爪……不、是用雙手固定住那金棕色長髮鬆散的腦袋,然後開始專心一致地舔著他的臉頰。觸感很不錯,雖然肌膚略有一些乾燥,肉質彈力迫人,的確是頗為誘人的健康男性的肌膚。

糟糕……我是怎麼了。居然真的想著些像食人惡龍一樣的事情。不過我對其他人類男性不見得有興趣。真要吃野味的話,還是寧可生吞烏鴉。總之在國木田君沒有開口反對之前繼續多舔幾下應該沒關係吧。大概經過了十秒左右?……他終於回過神來,扣住我的手腕後挪出一些距離。我無法自制地發出了失望的「嗯唔」聲,隨即看到他露出好氣又好笑的表情問道:「還『嗯唔』……你幹什麼?」

身為上古生物之首的龍族畢竟還是難以違抗生物的本能。如果說出是基於本能而這麼做的,感覺理由不夠充分。於是我微笑著眨動雙眼,使用了白火龍的初級還原法術讓國木田君恢復一身潔淨乾爽。我笑瞇瞇地告訴他:「愛你。國木田君,這是龍族表示喜愛對方的方式喔。」

人類青年的臉紅了起來。真奇妙,剛才我舔他時他的臉都沒這麼紅。只見他由另一邊的褲袋裡掏出了手機,向我做了個「暫停」的手勢並撥起了電話。我聽到他向學校請假,說家裡臨時有事。這次輪到我愣住了。雖然僅僅同居了短短五天,我明白國木田君不是怠忽職守的人,當然更不是會撒謊的人。只見他掛斷電話,然後轉向我,那對金棕色的眼眸一眨也不眨的盯著我。良久,他才輕咳了一聲,掩飾著害羞沈聲道:「你說愛我。太宰,只經過五天共處就能確認?」

我以十指比出了愛心的模樣,冷靜地答道:「那麼,要經過幾天共處才能確認?國木田君可是第一個由我體內全身而退的人。難道不對我的求愛有點表示?」

哦喔,他後退了一步。好像有點尷尬似地說著:「別再說什麼體內了。」隨後又像下定決心般苦笑著道:「該說是上古生物的純真?我認為你非常迷人。但是一般人類的壽命最多是百年左右。作為家人的話無法陪伴在你身邊就……」

「別說出來啊,國木田君。」我以食指按住了那弧度美好的雙唇。隨即側著腦袋磨蹭他的肩膀。那寬厚的肩膀讓我感覺到了比永恆更可貴的事物。我開始以頭上的犄角繼續蹭著他的肩膀,而且固執地要讓兩隻犄角都蹭到。

就在我繼續磨蹭著人類青年的肩膀時突然聽到他一聲驚呼。我這才感覺到頭上有點涼涼的,原來我的犄角脫落了。只見神色緊張的他手裡握著我那脫落的犄角,好像想幫我接回去又不曉得如何動手。我不禁莞爾一笑,告訴他:「我的犄角是二十年換一次。我們邂逅那一天我告訴過你我是兩百二十歲,所以正好在換角的週期。你看喔,新的犄角馬上會長出來。就像鯊魚的牙齒一樣。龍角對人類而言是貴重的藥材對吧?我在文獻上讀過。舊的犄角就送給你。」

看到我的頭上長出了光潔的新犄角,國木田君似乎鬆了一口氣。只見他一面用大手帕擦拭著舊的犄角,一面說著:「還是讓我把你的角保存起來。做成鑰匙圈或者古典風格的雕花書籤也不錯。」

國木田獨步是言出必行的男人。同時他也是作息規律,身強體健的男人。並不需要補藥的他將我的一隻舊龍角尖端截下來鑲上皮釦做成了鑰匙圈。餘下的半截犄角則被他交給經營私人工房的朋友田山先生壓製並且精工雕花做成書籤。另一隻完好的舊犄角則被他掛在書房的牆上當作壁飾。每當我看到他對精緻的龍角雕花書籤愛不釋手的模樣,我都會忍不住鑽進坐在沙發上看書的他懷裡,嘟著嘴說:「國木田君好像更喜歡我的角呢……真正的我在這裡喔。」

他總會放下手上的書籍,用大手揉揉我的黑髮應著:「因為這是你的角,我才會這麼喜歡的,太宰。」

好吧。這個理由可以給他打九十分。扣掉的十分是因為明明就有新長出來的龍角可以摸,為什麼不多摸摸我?不過我當然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他,我會一直膩在他懷裡拱來拱去——直到他被我鬧得幾乎看不了書為止。


* * *

適合的撒嬌時光泰半是週末,身為教師的國木君擁有週休二日的假期。日子過得比從前平穩安逸不少,但我並未忘記自己是為何從異世界拼命來到人間。能遇到眼前的人類青年真的太好了。我這麼想著,如往常一般鑽進了坐在沙發上的人類青年懷裡。不過這回他好像變精明了,我才剛剛準備要拱來拱去,就看到那隻大手拿起了一個漂亮的金色紙盒,隨後又看到他從劃分成一格格的位置裡取出一顆褐色的小圓球。他讓我張嘴,我聽話照做了。

「哇,好甜——好好吃喔——」我用亮晶晶的星星眼望向餵我吃糖的青年,瞥見他的嘴角似乎微微彎了下。

「這個叫作巧克力。你乖乖的,我還有幾頁就看完了。對了,這個糖盒上面鑲金邊的米色緞帶感覺很適合你。別動啊,太宰。」國木田君這麼說著。我感覺到他在碰觸我的犄角,將緞帶纏繞其上,不知做了些什麼花樣。

滿懷好奇的我安靜了一會兒。忍不住微微扭動著身子要求他讓我看看鏡子,在那雙大手遞過有把手的古典銅鏡後我瞧見了鏡中的影像——在我腦袋左邊的犄角上有個鑲了金邊的米色蝴蝶結。我開心地伸手碰碰這個好看的蝴蝶結,輕聲地哼哼著龍族故鄉所流行的小調。國木田君的手又繼續翻起了書頁。雖然很想讓他再餵我吃點「巧克力」,不過也不急在這一時。於是我像隻貓咪般安靜地趴在他懷裡扮演著「家養白火龍太宰」的角色。想來我做得不錯。

在這個充滿幸福與靜謐的小空間裡只有國木田君與我。我還沒來的及好好享受這般溫存甜蜜,就聽得空氣中傳來明顯的「劈啪」聲。隨即我聽到國木田君嘖了一聲並且唸了句:「怎麼在夏天裡面書籍的內頁還會靜電?」

跟又是連續三次「劈啪、劈啪,劈啪」的脆響。人類青年撫在我肩的大手再次受到靜電的攻擊。我瞇了瞇眼,感覺能料到是怎麼回事。這是「龍的詛咒」。雖然我還沒看到,但是作為施咒者的織田作就在附近。他來了的話,安吾一定也在。不巧的是國木田君因為連續的靜電而放開了我,似乎是擔心靜電會弄痛我。我看著他那對擔心的雙眼,想告訴他我在人類型態下是跟龍族的型態一般強韌。而且他最好別站起來。但是我才開口喚他便已經晚了。

「噗」地一聲,人類青年的右腳踩進了給室內盆栽接水的塑膠底盤裡。這自然也是龍的詛咒了。眼看國木田君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的模樣,我拍著大腿讓他回到我身邊坐下來。我一碰著他果然馬上又靜電了。不過這對龍族來說完全不打緊,甚至不痛不癢的。我看著人類青年驚訝的神情,忍著笑對窗外說道:「織田作,你來看我啦。安吾也在對吧。你們倆要從窗戶還是從門口進來?」

「別從窗戶……呃、作為太宰的友人、兩隻守規矩的大龍、唔……請你們化為人類型態、好好地從玄關進來。」真不愧是國木田君。在不斷靜電,加上一走動就會踩進積水裡的情況下竟然還能說出完整的做客要求。

我有點抱歉地對人類青年點點頭。跟著終於笑了出來。邊笑邊自在地來到玄關,為我的兩位貴客拿出了拖鞋。果然在打開大門之後,站在門外的是一臉老神在在的紅髮友人以及他那神色略顯冷淡戴著圓框眼鏡的老伴兒。

(TBC)

----------------------------------------------------------------------------------------------------  
 
(簡短的) 後記:
首先感謝看到這裡的你。你喜歡這個故事麼:)?

如果喜歡的話,請不要吝於給我一點鼓勵。小藍手、小紅心或者留言都能成為我繼續更新的動力。這篇文是在三次元與論壇工作組的任務之間犧牲一些睡眠時間才好不容易擠出來的。本來想著要十一點就睡的囧

【在這裡特別感謝一位近期給我點了五十多個❤️的GN,
看到提醒時我真的挺感動的。謝謝妳,妳是回血小天使*^^*】

以及說點小小的感言。每次寫非原作向paro時就要有人氣不高的心理準備(茶)尤其寫長篇的話感覺有耐性慢慢感受故事發展的人就更少了。還是寫個甜甜的短篇或者燉肉時看文的人比較多。不過既然是自己挖的坑,就要把它好好地填上。而且關於「宰龍」的設定其實累積了不少腦洞與梗,這次的《中篇》裡面都還沒用上一半呢。不過下次就是《後篇》了。預定在田田生日時更新。

评论(5)
热度(18)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