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微博同)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火影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文豪野犬][國太] 生存的意義

※國木田第一人稱視角
※營養師與病人的paro
※謝絕本業是營養師,只為吐槽而來的同鞋w
※以上均可接受者,再請往下閱讀。十分感謝。


生存的意義

我獨自一人 連可祈禱的神與禱詞都沒有
要上哪兒去 要走到哪兒為止
才能明白你話中的含意
才能覓得人生的真義


* * *

太宰治,武藏野療養院最裡面的病房所收容年僅二十二歲的青年男性病患。據聞他有一副斯文俊秀的好皮囊以及開口便能使女性自願為他傾盡所有的如簧巧舌。不過不明白他曾經遭遇到多麼坎坷的人生經歷,被送進本院的當晚時一頭青絲竟然變得霜白,身子也日漸消瘦衰弱下去。就像有某種不知名的精怪吸取了他全身的力量一般,太宰每天只是待在病房裡有氣無力地望著窗外。除了摻了很多冰牛奶的咖啡與白開水,他不碰其他飲料與食物。

無論任何人向他搭話,就算是院裡最具有威信的治療師也一樣徒勞無功。太宰只是露出人畜無害的笑意,不回答任何問題。攝取的只有牛奶咖啡與清水。最後院方聯絡了擁有三年營養師資歷的我。初次接觸這個案例之前我曾表露拒絕之意,想想我只是一個盡忠職守的營養師,尚且能堅守崗位善盡職責。可能是經過我所開的膳食處方而身體機能漸有改善的長輩們其中有人為我發了推薦函,所以療養院負責人聘請我來照料太宰治的每日膳食。被富家老爺們信賴也不全然是好事。不過也不算是壞事吧。處理得好便能對未來的工作人脈大有助益。

如果能好好照料這名纖細的紈褲子弟,那我就盡力去做。我之所以選擇成為營養師便是希望人們能注重健康飲食的重要性。如果連自己的膳食都管理不當,等健康亮起紅燈時無論他累積了再多的產業財富也只會讓親人傷心而已。我大步走在療養院的走廊上,手裡揣著自己拖廠商製造的「牛奶營養錠」。雖然服藥來讓不願自行飲食的病人攝取身體所需的養分是下下之策,我還是慶幸在太宰治過去的病歷中沒有看到關於厭食症的記錄。以及他目前還尚未接受注射營養點滴。如果他肯吃營養錠的話,暫時還可以避免過著每天吊點滴的生活。

好在我正好有帶著咖啡口味的營養錠。也做好了若是他不願意開口,就設法讓他吞下去的打算。就算是被硬餵進去的,喜歡的口味總比討厭的口味來的好。我抱著正面思考來到太宰治的病房門前敲了敲門,聽著右手的食指關節在門板上敲出空洞的脆響。然而病房裡面沒有一絲回應。當我的手指搭上門把時突然感到胸口一陣心悸,就像是大熱天裡空腹喝咖啡的感受。儘管如此,我畢竟已經接下了這份差事,臨陣脫逃不是我國木田獨步的作風。

「咳咳、太宰治先生,我進來了。」我清了清喉嚨,打開了房門。

斜倚在病床上瘦長的白髮青年似乎有那麼一剎那把視線投向我站的位置,不過他那對彷若茶色水晶的棕眼裡沒有一絲神采,簡直像滾落在街邊蒙塵的彈珠。他那上翹的薄唇露出一抹若有似無的笑意。簡直不曉得那對迷茫的棕眼是看向哪裡。哀莫大於心死,從他的眼神裡已感覺不到痛苦失落等等病人常有的情緒,似乎我人在這裡或者不在這裡根本與他無關。不過太宰所忽視的並非我一人,而是他已經不打算理會這個世界。就像世上發生什麼事也無妨似的,白髮青年將視線投向窗外。但是他的眼神根本沒有焦點,那並不像是在尋找某人或某物的模樣。

沒來由的我感到心頭火起。雖然精神方面的疾病並非我的長項,但是那種空洞而清澈的眼神並非一個心志昏憒的人類所有的。他難道想把自己給活活餓死?這種毫無建設性與適當理由的自虐彷彿在嘲弄著試圖將他帶回常軌的我。當我意識到自己咬牙切齒的時候便謹慎地把房門關上了。並且反鎖住。我大步上前,一把扳過他那瘦削的雙肩沈聲道:「看著我。我在跟你說話。」

彷彿自玻璃球中折射出的清澈視線注視著我,蒼白的薄唇依舊不言不語。在我忍不住開始前後搖晃他那瘦弱的軀體時他初次發出了「嗯唔……」的聲音。那個聲音聽上去很微妙,好似貓叫又似鳥鳴。帶了點痛苦但好像又有著十分細微的索求。如果不仔細傾聽便難以捕捉到他真正的意思。於是我又靠近了點,直到近得能看清他眼底最細微的幽光——就像是線香花火即將熄滅前的亮度,也像是夏日即將從指縫間溜走的蕭瑟感。我驚覺太宰並未放棄這個世界,他只是疲於應付下去。所以留在原地等待著能進入他的世界的人。看來我不經意地扣響了門扉。

「無論你想做什麼或者什麼都不想做,都不能讓自己停留在這裡。回去外面的世界吧。在此之前你需要養好身體。聽懂我的話就張嘴。」事實上我也不明白自己怎會對初次見面的人,而且還是療養中的病患這麼說教。

不過我覺得太宰能明白我的意思。比較自負的說法就是「我才是正確的」。俗話說真理自明,即使對活下去感到失望卻沒有一心求死的他想必渴望著某種轉變。我並不會對他說出只要好好吃飯,好好生活,總能發現世界美好的一面這種庸俗的話語。眼前的世界很殘酷,每分鐘都可能有攸關人命的事件發生。即便是我也曾經夢碎再踏著滿地荊棘來到此處。如果能夠不為其他,而是給看遍絕境的自己一個機會,再去感受一下活著的實感以及面對逆境的勇氣油然而生的感覺,這不也不壞麼?這麼想著的我緊盯著太宰的雙眼。他目光閃爍地似乎有點想避開我的視線,最後就這麼閉上雙眼張開了嘴。

對我而言很難形容眼前的光景。儘管我心裡知道這不過是病人接受營養師的吩咐而已,太宰的模樣就像一隻毫無防備的雛鳥,就算我餵給他的是毒藥,他也會吞下去似的。不過這對他來說並無損失,毒藥能結束痛苦的一生,解藥則是能帶來希望的曙光。這麼一想,皺著眉頭的我竟然也有點頭痛的勾起了嘴角。這名彷若初雪般飄渺清麗,顯然手無伏雞之力的白髮青年擁有世上最強大的武器——就是他曉得我無法放任他毀滅自己的人生。也罷,早在踏進這間房時我就有所覺悟。雖然我不能強迫病人進食,我總是有點辦法讓他們張嘴的。

我將咖啡口味的牛奶營養錠放進了太宰嘴裡並且囑咐他不要咬。當我拿起床頭櫃上的水杯想餵他喝水,只見他像個孩子似的不斷搖著頭。銀白的髮絲垂落在粉白的額前令人心生不忍,我還是初次對同性產生這般奇妙的心情。這一刻我開始想知道眼前的男人究竟經歷了怎樣的人生,才會導致如此徹底的「少年白」。雖然白髮的他看來纖弱柔美,想必黑髮的他是更加生氣蓬勃的模樣。如果笑起來一定更加可愛。倒不是說我對太宰有何非份之想。他是個白淨好看的男人,比起目前病態美的模樣,我更想看到他健康地在陽光下生活,將手背在身後再突然轉身對我微笑的模樣。

在我內心這般掙扎的時候白髮青年還是兀自在我面前搖著頭。其實如果他說了一句「不要」,我會離開這間病房。不過他沒有說。「搖頭」是太宰向我發出的訊號,只能由我來接收。我瞥了眼右手的水杯,篤定地喝了一口。然後以左手固定住白髮青年的下頷,以口對口的方式餵他喝水。這並非我初次親吻,可是那種席捲而來的柔軟觸感幾乎令人難以自制,我得在心裡不斷提醒自己太宰是個病人。好在努力總算是有了回報,看到眼前好似落雪般潔白的頸項上喉結微微顫動著,便能確定太宰已經把營養錠給吞下去了。

「唔……!!好苦喔……」眼前的人發出了「嗯唔」以外的語句。

看樣子太宰是真的覺得很苦,於是我輕撫著他的背脊,以安撫孩子的口吻道:「良藥苦口。你的情況是因為五天沒有進食,所以吃營養錠時會感到特別苦。」我一面解釋,一面將杯子遞給他,讓他多喝些水來沖淡嘴裡的苦味。

「營養師先生,告訴我你的名字。」太宰捧著杯子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

「國木田獨步。我去給你弄點粥來,你先把這杯水喝完。然後休息一會。」

在我轉身準備去煮粥時依稀聽見太宰嘟噥:「別走……」還有一句是:「國木田君好過分……我的嘴裡還很苦呢。」


太宰的身子日漸好轉了起來。雖然他依舊不肯向我透露住進療養院的經過,不過我安排給他的菜單,他都有乖乖的按照規定進食。現在他的氣色好多了,頭髮也逐漸看起來不再那麼雪白一片,而是有點像銀灰色的絨羽。我為他梳頭時他曾經笑著說這樣的髮色看起來更像老爺爺了。我只是簡短的回了一句:「這樣也挺好看的。太宰,你能健康地生活下去就好。」

在髮色銀灰的青年能獨立行走之後我與他一齊來到了秋季武藏野的林間。眼前鋪滿乾褐大地的紅葉絨毯,橙紅橘黃青綠與土褐色相間的道路一直蔓延下去,彷彿沒有盡頭似的。我正欣賞著清晨裡紅葉尖端的凝露,抬頭卻瞥見了太宰的眼角也溢出了細碎的淚珠。他有如自一個長久的惡夢中醒來般輕聲道:「為了更能看清人類本質更接近生與死的夾縫,我曾在黑幫組織工作,亦曾辜負幾位女性。酗酒喀藥的我以為自己會就此在槍林彈雨中度過一生。說來殘愧,你所見到的頹廢與自我放逐行為則是因為我已經失去了重要的朋友與存在的意義……」

那把美好的嗓音聽來有點乾澀,估計是我摟住他時太用力的緣故。太宰稍微扭動了下,不久就換上了一種有點撒嬌的聲調說著:「好冷啊。想吃螃蟹鍋。」

我在他的鼻尖上輕吻了下,告訴他:「當季的螃蟹雖然鮮美,也別吃多了。蟹肉性寒。而且外面的店家處理的海鮮我不放心,還是我煮給你吃。」

踏著佈滿霜露與泥土氣息的紅葉絨毯,我們走在回到居處的路上。髮色銀灰的青年如我所想將雙手背在身後,依舊說著那句:「國木田君好過分啊。」

如今回想起來,還真不知是誰過分了。

但是我覺得太宰就是一輩子這麼想也無妨。在我有生之年依舊想要看到他健康地在陽光下生活,將手背在身後再突然轉身對我微笑的模樣。


FIN

----------------------------------------------------------------------------------------------------  

(簡短的) 後記:
這是一次突發性的更新。
原本的腦洞不是這樣,是個比較火辣的故事(捂臉)
然而我內心的國太醬卻在故事裡自由行動著XDD…
讓這個營養師與病人的paro從小品向變為了正劇向。

感謝看到最後並給我點紅心的你們。
我想要繼續到動畫第三季開播為止的心情並沒有改變。
對我而言西皮是有最愛的,有不可取代的,無論如何。
這種心情無論經歷了什麼事情都不會改變:)

重點是喜歡本篇的話,請給我紅心、藍手與留言吧(笑)

评论(11)
热度(35)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