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瑪斯 (←微博同)
※行於荊道多年的文手。
※目前主力:文野、火影etc

{{ 小夥伴往內.KY往外☆ }}

[文豪野犬][國太] Summertime

深夜突發的國太小短篇。
甜文。保證一路甜到底(笑)


Summertime

武裝偵探社的空調故障了。

夏日炎炎毒似火,七月中旬上午悶熱的空氣令社員們無法專心致志工作。社長經過考慮後決定讓大家放假一天。並且請國木田緊急連絡了修理空調的師傅。不巧與偵探社簽了合約的老師傅要等五點過後才有空,白天的預約排滿了。對於空調故障一事,平日就像社內總務的棕髮青年感到十分自責。為此他的表情比起平日更加嚴肅了三倍之有。連絡了修理師傅之後他一一翻出了去年空調的報修紀錄,以及搬出了備用的電扇。即使額前都滲出汗水了,依舊面不改色地處理著工作。他忙於文書作業與電話連繫,彷彿對熱浪的侵襲毫不在意似的。

想當然爾,國木田並非感覺不到悶熱的氣候。他只是忍耐著,彷彿這就是他的職責之一。除了注意補充水分以及稍微將襯衫解至第三顆釦子之外他好似沒有什麼變化。同事們都紛紛離開了辦公室去享受得來不易的一天假期,倒是讓棕髮青年感覺到周遭安靜了不少。不再有人問他這份文件怎麼處理、也沒有人問他櫃子裡還有沒有點心,還少了平時總會在身邊團團轉的搭檔。坦白說國木田倒是不太擔心太宰會跑去哪兒。為了增加工作效率以及避免在大熱天裡浪費精力,他已經與搭檔所喜愛的自殺地點附近的居民事先溝通,只要看到太宰就連絡他。

隨時間經過堅守崗位的棕髮青年完成了今日的待辦事預。他抬頭一看,時間是下午三點半。還有將近一個半小時的空檔。這時他忽然感到後腦勺附近有股涼氣,而且細聽的話還有一個輕微的聲響。對方走路的動作十分輕巧,鞋根踏在地上都沒有發出屬於人類的腳步聲。國木田想著在他專心工作的期間門鈴沒有響,也沒人進門。再加上社長與其他同事都離開了,那麼,可想而知留在公司的就是沒有即時離開,不知藏在那個房間裡摸魚的搭檔。他不動聲色地假裝繼續工作,同時心裡也有點好奇太宰打算做些什麼,為什麼不開口喚他的名字。

就在思緒翻飛的三秒之內棕髮青年感到脖頸間有一個極為冰涼的柔軟事物觸及了肌膚,令他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顫。他意識到那是搭檔的指尖,還伴隨著修剪平整的指甲邊緣輕劃著他的後頸、髮根與耳垂根部。國木田差點衝口而出就是幾句責備的話,諸如怎能在大熱天裡把指尖弄得那麼冰,整個上午不見蹤影都幹什麼去了。但是他曉得太宰沒有離開辦公室,這麼說就有語病了。不過他可不打算再讓搭檔胡鬧下去,於是大手一把捉住了在自己後頸游走的指尖,把總是愛開他玩笑的搭檔給一把拉了過來,按在收拾得整齊潔淨的辦公桌桌面上。

「唉呀……國木田君好主動喔。辦公室只有我們倆,讓我看看你的臉。」從後方被壓在辦公桌上的黑髮青年似乎並不害怕,以輕快柔軟的語氣搭話。

對於搭檔這個小小的要求,棕髮青年並未出聲回應。他的右臂因為用力按在對方的背心而顯得肌肉隆起,左手則緊緊地握住眼前白皙修長的五指。事實上國木田沒有想太多,他只是單純地想制止對方的玩笑舉動。加上在掌控之中的纖細身子並未做出明顯地抵抗,只是細聲地的呼氣。於是他本能地搓揉著對方那冰涼細柔的手心,希望能讓它們溫暖起來。

黑髮青年依舊沒有掙脫這點對他來說算不上威脅的壓制與撫弄,而是發出了悶在喉嚨裡的埋怨聲。這點聲音在他的戀人聽來不像在生氣,倒像是希望他更進一步似的。於是他把眼前的人兒翻了過來,改以兩手扣住對方的十指。這個舉動令受制的一方十分詫異,畢竟在太宰的思維裡從沒奢望過國木田會在「神聖的職場」對他做出曖昧挑逗之舉,當下的情況令他棕眼圓睜地直盯著對方。

然而不止如此。黑髮青年還發現自己那素來認真木訥的戀人愈來愈靠近了。幾乎是到了兩人的雙唇可以互相觸及的距離。他緊張地閉上了雙眼,隨即又在心裡面不斷自我解嘲著:「傻瓜。有什麼好怕。是我的國木田君啊。」

太宰回想著過去兩人親暱的時光大部分是由自己主動撒嬌,然後國木田紅著臉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樣。既然戀人此刻這麼主動表示渴望自己,是值得開心的事情。就在他心裡狐疑著戀人的親吻怎麼還沒落下來,卻聽到自己所鍾愛的那把沈穩的嗓音輕道:「你的手總算變得暖和多了,太宰。」

黑髮青年聞言睜開了雙眼。眼前是一如往常將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的戀人。兩人就這麼大眼瞪小眼地互相凝視了好一會兒,直到他們的面頰都變得像被太陽曬紅了一般火燙。首先打破沈默的還是太宰,他嘗試微笑了一下,然後對自己的戀人以埋怨的語氣似嗔似笑地道:「我的嘴唇也很冷呢,國木田君。」

既然都說出這樣的調情話,太宰自認也有雅量等戀人會意後感到害羞時再主動親吻對方。當他自信滿滿地迎向那對金棕色的專注眼眸,卻看到國木田毫不猶豫地將右手食指伸了過來輕輕碰觸了他的嘴唇,然後再做出了親吻指尖的動作。跟著一改嚴肅的神情,淡淡笑道:「是有點冷。我去給你泡杯熱可可。」

金棕色髮梢滲出些許汗珠的戀人這個細微的小動作裡飽含著關切與愛情,跟原本想制服自己的力道完全不同。黑髮青年莫名地感到口乾舌燥,甚至聯想起了平日被緊鎖在戀人有力的臂彎裡,下顎與臉頰都染上對方的汗珠,身子直接感受到那比起窗外的太陽更加溫暖的熱度,他不禁低下頭低聲道:「國木田君好過分……」

結果直到五點修理空調的老師傅來為止,太宰已經說了將近十五次的「國木田君好過分……」了。雖然後者壓根兒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哪裡過分?不過他多少也考慮到可能是「制服」太宰時把他弄疼了。所以國木田想到了之前藏在茶水間的冰箱角落的松露巧克力,他準備等老師傅離開後送給比巧克力更甜蜜的戀人。


FIN

----------------------------------------------------------------------------------------------------  

(簡短的) 後記:
突然很想念國太。
很想念自己心中甜蜜蜜的國太。於是在深夜寫了小短篇。
還有些坑沒有填,這個夏天是「多事之夏」,但願還有空平坑。

感謝給我點紅心的人。你們可能不知道,在我經歷沮喪的事情,
當我考慮放棄寫同人,只為壇子寫原創時是你們挽回了我(微笑)
以及感謝所有看到這裡,並且感覺這篇文很甜蜜的同好☆

评论(11)
热度(42)

© -荊棘海- | Powered by LOFTER